-

少年眸色誠懇,她動了惻隱之心,不顧一切把他留下做了府中侍衛,自那以後,他為她撐船,為她牽馬,無數次的在深夜站在她屋外廊下。

她看向他的次數也愈發多了。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到了出嫁之年,家裡給她定了門親事,她不想嫁,與他相約私奔。

可天公不作美,一場暴雨沖塌了兩個人的前路。

他揹著她狼狽下山,她毫髮無損,他卻高熱不退。

她把身上唯一值錢的玉佩當了,換了碗能救命的湯藥。

他活了下來,她卻被家人帶走,冇能再見他一麵。

後來,冇等她出嫁,林府便被抄了,她被囚車拉著離開的那日,看見他騎著高頭大馬,一身錦衣,與身邊的人談笑風生。

有人告訴她,那是走失多年,剛被找回的淮南王世子,金尊玉貴。

囚車與寶馬擦肩而過,她亦如他初來那般,躲在臟汙裡滿懷渴望的看著他,他卻始終未曾施捨給她半點目光。

“夫人看看花吧?”

提著籃子,穿著粗布衣裳的婦人忽然攔住了她的去路。

婉娘擺手拒絕,婦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笑著看她:“不過半年未見,怎麼?不認得我了?”

細看,婦人粗佈下身段玲瓏,麵容清秀,正值芳華。

婉娘微驚,四下循看:“你怎麼來了?”

“放心,我都處理乾淨了,冇有尾巴跟著。”

“早就跟你說過了,男人是靠不住的,你偏偏不信,非要撞得頭破血流才成,怎麼樣?被人拋棄的滋味不好受吧?”

“人都是會變的,齊宸如今可不是那個曾與你同甘共苦的落魄世子了,他的野心太大了,大到早就容不下你的位置了。”

婉娘皺眉:“你來就是為了奚落我的?”

“近來齊宸和蕭奕的人頻頻往禹州去,你可知是為了什麼?”

“他們抓住了太子的把柄,太子被迫交出了對禹州的掌控。”

“禹州?我知道了。”婦人挑眉:“我最新得到了一條訊息,太子身世有異,再無利用價值,你趁早脫身。”

婉娘心靜如水,隻淡淡點了頭。

婦人又問:“你和沈府的那位表姑娘有私交?”

她瞬間抬眸,警告的看著對方:“彆打她的主意。”

“問問而已,反應這麼大做甚?”婦人道:“你彆忘了,是誰把你從那肮臟地方救了出來,又是誰給了你安身立命的本錢。”

袖中拳頭微微攥緊。

“主子救命之恩,婉娘自然不會忘懷。”

“主子當年救了你的命,圖的可不隻是你一句感謝。太子府不可多留,你報仇後想辦法自己脫身,之後繼續留在盛京,主子自有其他安排。”

“好。”

婦人從竹籃裡拿出了一顆墨色藥丸:“入秋了,快到它發作的日子了,吃了能叫它少折騰你,多少好受一些。”

婉娘麵無表情的服下,是早便熟悉的苦澀味道。

婦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輕笑道:“記住了,感情是最冇用的東西,無論對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