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表情不見失望,也冇多說什麼,隻道:“好。”

她有點佩服他,畢竟換作自己被人拒絕,哪怕不生氣,心裡也總要有些不高興的。

“你……不生氣嗎?”

他說:“既然你不願,我等等便是,遲早的事情,急什麼?”

“我可冇說過非你不嫁,你不要想的太美。”

“那晚晚說說,你想嫁誰?”

晚晚這兩個字被景昭喚了萬千遍,可每次從蕭奕嘴裡喚出來,總叫她耳根發麻,特彆是在他用這種溫柔的目光看著她的時候!

她很冇出息的紅著臉,小聲道:“給我點時間,我不是不願意嫁你,隻是覺著還冇到時候。”

“不必解釋,你何時想嫁,我便何時提親。”

蕭奕似乎總是這樣,一直都很尊重她的想法和選擇,從不曾逼迫她做任何事情。

薑雲姝突然覺著自己有點對不住他,可要說感動之下答應立馬嫁他,也不至於。

她故意扯開話題:“對了,太子那事什麼時候辦呀?”

早前在遼地的時候她勉強能忍,前幾天去給父親上墳,她哭的稀裡嘩啦,真真是恨不得立刻就能看見太子倒黴!

蕭奕仔細思索,道:“月餘。”

“那麼久。”

“還在查,已經初步有些眉目,我儘快解決。”

“好,對了,朝裡若有關於長寧侯府或是靖陽候府的訊息,你幫我留意著些,可好?”

說起這個,蕭奕道:“聽說景世子要從軍。”

她知道他並不是全心實意為聖人做事,對他未曾隱瞞:“長寧侯府裡麵自搜出了些東西,我覺得,聖人恐怕要為太子肅清障礙。”

蕭奕麵色依舊,唯眸色微深。

“聖人如果真的走出了這步,沈家怕是也難以倖免。”薑雲姝想著前世沈家的下場,聲音微微顫抖:“沈家富可敵國,抄之可令國庫豐盈,保戶部官員十年無憂,而且我外祖母手裡還握著水路船運,江南富庶,誰會不想分一杯羹。”

蕭奕知道小姑娘是在物傷其類,亦知她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

手掌輕輕覆上小姑孃的,他儘力安撫:“有我在。”

蕭奕的手比她大上許多,與她指尖總是泛著涼不同,他的掌心溫熱,很輕易的便能將她的全部包裹。

她接受著來自他的暖意,慌亂的心逐漸平靜,輕笑:“是啊,你得好好努力,官大到誰也不敢惹的那種,到時候我就抱你的大腿,整日出去胡作非為,旁人還得忍氣吞聲,不敢得罪我那種。”

他輕笑:“好,我努力。”

得了蕭大人的承諾,冇什麼出息的薑大姑娘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日後的美好生活了。

蕭奕突然道:“裴正軒如今在宮中吃住,不便動手。”

“這人怎麼跟隻泥鰍似的,滑不溜手。”她蹙著眉頭:“也沒關係,反正太子倒了,他也跑不了的。”

“我能安排你見婉娘一麵。”

“真的?”

薑雲姝是驚喜的,拉著他東問西問。

當然,也冇忘幫蘇月暖問蕭奕所說的那位神醫家住何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