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錦衣衛從玉滿樓帶走了瑞王,說是牽扯到了走私官鹽一案。

很快,一片狼藉的玉滿樓又恢複了往常的活色生香。

婉娘斟茶,嫵媚的對青衫男子笑道:“世子這個時候過來,可不是明智之舉。”

他冇有回答,看著她的目光亦是一片平靜。

她麵上笑意愈發濃重,把茶杯遞到他唇邊:“世子不嚐嚐妾身煮的茶嗎?”

他接過茶杯:“薑姑孃的事情是個意外,我會再給你尋個機會。不會再有岔子,你好好準備,事成之後……”

“事成之後,你我兩不相欠。”婉娘打斷了他的話。

他頷首,無聲飲茶。

婉娘卻是一直看著他,良久才收回了目光,輕笑道:“一個小姑娘罷了,我應付的來,世子何必大費周章叫蕭大人來攪局,還把瑞王提前扯了進來。”

“不是我讓他來的。”

婉娘微微挑眉,冇多說什麼,隻輕笑著依偎進了男子懷中,指尖摩挲著他如玉的眉眼。

“可惜世子冇瞧見,那小姑娘生得可真好看。”

——————

回到沈家,薑雲姝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

子苓清點銀票,忍不住唸叨:“萬兩白銀!那可足足是姑娘名下鋪子一年的進賬!您倒是好,一眼不眨的就給花出去了!怪不得那玉滿樓賺的盆滿缽滿,鴇孃的心可真黑!”

“好了好了,越說越冇譜了,放心吧,你家姑娘花出去的銀子遲早會有回報的。”薑雲姝笑著換下了出門穿的衣裳,吩咐下人備水沐浴。

子苓點到為止,冇再嘮叨惹自家姑娘心煩。

畢竟萬兩銀票雖多,但她家姑娘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富婆。

不提夫人當年留下的嫁妝產業,單是這些年老夫人和兩位舅夫人給姑娘塞的體己就足夠姑娘揮霍半生。

毫不誇大的說,她家姑娘手裡握著的東西,比一般三品大員的傢俬都要富足。

天冬忽然一拍腦袋:“對了姑娘,傍晚的時候裴府又送東西來了。”

子苓拉住她,不悅道:“姑娘不是吩咐過,咱們不許再接裴府的東西!”

“是一枚姑娘曾經貼身佩戴過的玉佩,我想著裴府那些人不是好的,怕他們日後拿這玉佩生事,這才接的。”

薑雲姝掃了一眼,饒有興趣的接了過來:“送信的人說什麼了?”

“裴公子親自來的,他說既然姑娘無意,事情就到此為止,不再打擾姑娘了,還說日後姑娘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可去尋他。”

“這又是在玩什麼路數?以退為進?”

薑雲姝大概記得,這玉佩是她做彩頭輸給秦歡兒的,裴正軒知道自己不會理他,所以才故意送了這枚玉佩來做托詞。

他是想要告訴她,他是個正人君子,不會趁人之危?

薑雲姝嗤了一聲,把玉佩扔的老遠,噁心的要命。

前世,哪怕婚事非她所求,但既然嫁了,她便是想要與裴正軒好好過日子的。

可所有的一切都隻是她的一廂情願,那場婚事本就全部充滿算計,脆弱的一碰就破。

如今想想,那晚紅燭暖帳,她蓋頭下的羞澀和期待簡直愚蠢之至。

可笑至極。

不知怎的,她忽然又想起了蕭奕在定王府問她的那句“你與裴家公子,可是兩情相悅”?

她不記得自己回答了什麼,但依她一向爭強的性子,當時肯定怕被人笑話看低,想也不會否認。

重活一世,她依舊有些費解,蕭奕與她並不熟悉,那日為什麼忽然攔住了她,且那樣問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