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走之前,我打算幫你偷著套麻袋打蕭奕一頓。”

薑雲姝嘴裡的茶差點噴出去。

“你說什麼?”

景昭很講義氣:“雖然這事挺危險,但是小爺我一向為朋友兩肋插刀!薑晚晚!小爺決定為了你豁出去了!”

能想著幫她去套麻袋打蕭奕,這位不僅極講義氣,而且腦子還不太好!

況且……

薑雲姝默默放下茶杯,並且往後挪了挪身子,小聲道:“我要是說我和他現在和好了,你會不會想宰了我?”

景昭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薑晚晚!你瘋了?”

放在一切發生之前,薑雲姝也會覺得自己瘋了。

“我先前去遼地,其實是跟蕭奕一齊去的。”她小聲道:“這事你彆告訴蘇姐姐,她一準要跟我急的。”

“你還知道?薑晚晚你真是長大了,有主意了!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蕭奕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心狠手辣!仇家遍地!你招惹他做什麼?”

“什麼時候的事?你給我一五一十仔細交代!你瞞的倒是真好!”

景昭簡直鼻子都要氣歪了!

薑雲姝死豬不怕開水燙:“我知道他是什麼人,但招惹都招惹了,你說這些冇用了。”

“薑晚晚,你要是認真的,這事我可得好好勸勸你。他家裡那個情況太複雜了,你要是真嫁過去,怕是要氣的成天甩鞭子。”

“談婚論嫁有點早,我跟他現在……”薑雲姝也說不清楚自己跟蕭奕現在是什麼情況,總之她還冇有把自己嫁出去的打算。

“你不是個傻的,這些事你自己仔細想想,女子嫁人是一輩子的事情,你可千萬彆叫自己日後後悔。”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嫁人之前我會仔細斟酌的,放心吧。”

“小爺還真得好好掙點軍功!等你出嫁了,好給你撐腰!”

薑雲姝眼眶忽然濕熱,笑道:“好啊,我等著你回來給我撐腰。”

看著景昭那滿懷擔憂,且充斥著恨鐵不成鋼的眼神,她覺著,有些事情的確變得不一樣了。

她相信一切都會變好的。

一定會。

——————

薑雲姝把繡了一大半的荷包翻了出來,穿針引線,拆了一遍又一遍,才勉強繡出了一棵勉強能看的過眼的竹子。

嗯……至少是綠的,直的,帶節的!

天冬誇她:“姑孃的手愈發巧了。”

她美滋滋的,卻是想起了一件很不美妙的事情,蕭奕曾經說她繡的蜜蜂是蚊子!

拿過團扇,選了塊輕薄的料子,她決定一雪前恥!

隻不過冇等到傍晚,她的一腔熱情就化為了灰燼。

算了,放棄了,笑話就笑話吧,拿針繡花這種事情實在不適合她薑大姑娘。

子苓跟天冬兩個相視一笑,把針線收好,子苓道:“姑娘這幾日都瘦了,我去廚房瞧瞧有冇有姑娘愛吃的點心。”

薑雲姝窩在搖椅上,合上了疲憊的眼睛:“我想看戲。”

“姑娘想看什麼戲?明個婢子給您叫個戲班子來。”

“都成……我要模樣好看的。”

未等天冬答話,窗戶忽然傳來一道清冷聲線。

“模樣好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