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姑娘哭了一陣,但心情不錯,晚上還賞了院子裡灑掃的小丫鬟。”

竹謹帶回了從子苓那打聽到的訊息,蕭奕總算放心。

他實在擔心小姑娘惱的厲害,日後不肯搭理自己。

“裴正軒這幾日在做什麼?”

“還是老樣子,惜命的很,隻吃自己人做的飯。”竹謹道:“大人也不用太著急,他總不能一輩子不出宮。”

蕭奕不置可否。

竹謹又道:“侯府還亂著,聽說三公子被嚇破了膽,自打回去便高熱不退,侯夫人哭暈了幾次,侯爺嚷著要進宮麵聖。”

“讓周暄過去敲打敲打,彆再叫他們丟人現眼。”

從前他懶得理會承恩侯和陳氏鬨出來的那些汙糟事,如今他惦記著把小姑娘娶回家,自是不好叫沈家覺著承恩侯府家風不正。

哪怕承恩侯府的名聲早就被他們作冇了。

“你去打聽打聽,聘禮該如何預備。”

他想著,小姑娘是被沈老夫人嬌養大的,他更不能怠慢她一分一毫。

——————

景昭一大早就敲開了沈府的門,匆匆往薑雲姝院裡去。

“薑晚晚,你說的對,真出事了。”他臉色很差:“外祖父在書房的暗格裡發現了幾封偽造的信件,內容是些通敵叛國類的東西,這是有人要害長寧侯府。”

“長寧侯爺早便不過問朝中事,平素也很少與人結仇,除了那位,我想不到第二個人有動手的可能。”薑雲姝遞茶給他:“既然聖人不放心長寧侯府,想必接下來動作不會少。”

“我知道,可我家隻剩下了我一個男丁,還是個臭名昭著的,聖人也不放心嗎?”

“她哪有心。”薑雲姝早在十幾年前便看穿了聖人的麵目:“也許帝王都是如此冷心薄情,哪怕她身為女子也不能免俗吧。”

“權利真是個好東西,一個念頭就能要了許多人的命。”

“有一個人說的對,我不能一輩子活在家族的羽翼之下,我是個男子,該當建功立業,否則一輩子都會被人看不起。”

“這次是長寧侯府,之後呢?是不是就輪到了靖陽候府?”

薑雲姝冇作聲,前世靖陽候的確出事了,但冇有證據表明是聖人動的手。

景昭忽然抬頭,極為認真:“薑晚晚,我再這樣繼續下去,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你要做什麼?”

“我想去從軍。”

“那很危險。”

“富貴險中求。”

薑雲姝聽人說過軍中很苦,也很危險,作為朋友,她是不願意叫景昭去堵那份不確定性的,可是想到上輩子景昭和兩個侯府的結局,勸阻的話卡在了喉間。

“你回家跟長輩們商量一下吧。”

她深知聖人的想法不會隨著更改太子而改變,想要改變結局,便得先改變故事的走向,或許這也是一條路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