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知道薑雲姝心裡有多震驚!她幾乎呆愣的看著蕭奕,雙手一直緊緊的捧著錦盒,半晌纔敢接受這個事實。

所以呢?前世也是蕭奕,但他那時為何一直未曾出現?

她腦袋裡亂極了,無數個想法從腦袋裡蹦出來,又被新的想法壓下去。

“我不是有意瞞你。”蕭奕說道:“先前就想告訴你,但我那日偶然聽見你跟丫鬟說,隻嫁心悅之人,便未敢妄動。”

她很認真:“蕭奕,你知不知道,我當初是有意接近你的?我是想利用你來著。”

雖然她手段不行,冇能實施成功,但她就是這樣的性子,有什麼非得說個清楚,免得給以後留齬齟。

“知道。”他道:“為了讓你接近我,我費了許多心思。”

蕭奕對她早有預謀,這個發現更讓薑雲姝震驚。

“所以……”

“所以,通州之行是我有意為之,遼地之行也是我設計過的。”

“你先彆說話,讓我冷靜冷靜。”薑雲姝實在冇法立刻接受,甚至有點懷疑人生:“要不你先回去吧,我得仔細捋捋這事。”

“好。”

小姑孃的反應比他預料之內的好上許多,蕭奕起身,臨走時特意道:“都怪我,彆難為自己。若是不高興,儘管尋我撒氣。”

她懵呼呼的點頭。

蕭奕走後,薑雲姝一直感覺自己仿若處於雲端,就連怎麼回家的都不知道。

她一直在捕捉著自己關於那一晚的記憶,努力的辨認,又後知後覺的害羞。

也覺著自己這幾日的惶恐不安,實在太過可笑。

不過無論如何,她的天空一下子就明朗了起來。

前世呢?

前世蕭奕從始至終都冇有……不,他出現過。

她與裴正軒成婚前夕,他來問她,可是自願嫁他。

她死後,他為她收了屍首,報了血仇。

那個夢,應當便是前世她死後發生的事情吧?

薑雲姝眼眶一酸,唇角卻是笑出了弧度。

“姑娘,您這是怎麼了?”

“我高興,這叫喜極而泣。”

薑雲姝用帕子壓了壓眼角的淚。

天冬默默叫小丫鬟去拿冰塊和雞蛋,子苓道:“這是好事,姑娘哭什麼,您不該高興嗎?”

“不是不高興,隻是覺著造化弄人罷了。”

她看著掌心那顆紅寶耳環,想著蕭奕對自己說的那些話,濕潤的眼睛終於緩緩彎出了個弧度。

“是了,我該高興的。”

她本就不是太較真的性子,雖然一切事情與她想象中的發展軌跡完全不同,但如今這個結果皆大歡喜。

她似乎也冇什麼可不滿意的,反倒有些羞於見人,蕭奕邀她出去吃茶,她冇好意思去。

那夜的事情她記得不多,但她胳膊上的守宮砂是確確實實冇了的。

一想到自己曾與他同榻纏綿,她就忍不住的臉紅心跳。

“婢子聽竹謹說,蕭大人那幾日在宮裡冇出來,周大人本來想往宮裡遞信……”

“不用說了,都不重要了。”

是了,一直壓在她心上的那塊石頭移開了。

一切都不重要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