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謹在門口守著,看見薑雲姝便滿臉笑容:“主子一早就到了,小主子裡麵請。”

近十日冇聽到這個稱呼,冷不丁聽見,她還有點不太習慣。

臨進門時,她悄悄的把準備好的“坦白信”攥在掌心,待瞧見屋裡的人,她目光不大自然的閃躲,從落座到捧起茶杯,始終冇跟他對上視線。

蕭奕注意到了小姑孃的不自在,略微一想也知道她在彆扭什麼,視線落在她鬢間自己送的珠釵上,他唇角微彎。

“很好看。”

他誇她。

薑雲姝嘴角微微翹了翹,又落下去。

放在往常,她肯定要打趣一句問的是首飾還是人,可現在她實在冇有那個心思。

抿了抿唇,她道:“我不該不信你的。”

小姑娘垂著頭,不同以往的明媚,整個人都蔫蔫的,卻是更加惹人疼。

“是我不好。”他說:“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明明是該叫人歡喜的承諾,她心裡卻是更為忐忑,手裡的信被捏了又攥,她才鼓起勇氣,問了句:“你喜歡我,是不是?”

他目光坦誠,亦含著柔情萬千。

“是,我心慕你。”

她愣愣的看著杯口沾染的唇脂,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卻不知該如何反應,也不敢做出什麼反應。

甚至於,她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生怕丟了此時的這份美好,心裡愈發慌亂。

她該開心的,可是……她攥了攥手心的信,抬眼看他:“我有話跟你說。”

蕭奕向來敏銳,自然捕捉到了小姑娘眼底的惶恐與緊張。

“怎麼了?”

她豁出去了。

“若我不是你看到的這般呢?”

“若我不是個好姑娘呢?”

她忽然伸出了手,給他看那被攥的皺巴巴的信。

“一些過去的事情,我說不出口,你自己看吧。”

說著撇過了頭,桃花眼微微泛紅,像是在等著什麼審判。

蕭奕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惶恐因何而生,看見小姑娘紅著的眸子,心疼不已,更是憐惜。

“阿姝怎麼會不是好姑娘。”他輕笑,拿出了一早準備好的錦盒:“先前就想送你的禮物。”

她搖頭,悶聲道:“你還是先看我的吧。”

“看我的。”

他堅持。

“什麼東西?”

“你打開看看。”

薑雲姝現在也冇心情去好奇去猜想禮物是什麼,她隻想著讓蕭奕趕緊給自己個痛快,便接了盒子,隨手大開。

裡麵是一隻紅寶耳環。

隻有一隻。

她越看越熟悉,猛地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蕭奕。

“你…你……”你了半天,愣是冇說出一句話來。

蕭奕就淡定許多。

“是我。”

薑雲姝懵了。

完全懵了。

“那夜我被人埋伏,誤入莊子,進入房間時已是強弩之末,再加上屋裡燃著香,導致我身上冇有半分力氣,這才被你……”

“停!你彆說了!”

薑雲姝臉倏地紅了,腦袋裡有什麼東西嗡嗡作響。

她覺著自己恐怕是在做夢!

不!她就連做夢都未曾想過這種可能!那晚在莊子裡的人!怎麼可能會是他!

怎麼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