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她一時不知說什麼,“砰”地又關上了窗。

他道:“東西還冇拿。”

“不看,你拿走。”

“真不看?”

薑雲姝小跑進了裡屋,惱他騙自己,也惱自己冇出息,中了他的詭計!

子苓道:“我家姑娘進屋了,大人還是先回去吧,這一切若真是誤會,您總得先斷了外麵的流言纔是。”

薑雲姝握著團扇,時不時往視窗張望一眼,猜測他走還是冇走,也說不清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

直到沐浴的水放涼了,天冬又帶人處理,她才幽幽道:“子苓,我收回自己白日的想法,承恩侯真的有可能蠢到私自給兒子定親事。”

雖然惱了幾日,但他一開口,她便信了他。

至於方纔為何一直不肯給蕭奕台階下,大抵是因為……她冇臉。

在府外等候的竹謹一見自家主子出來,立刻迎上去:“主子,怎麼樣?”

“先解決了外頭的麻煩再說。”

蕭奕未曾多想。

彆提這次的事情本就是因為他的疏忽所起,便是她亂髮脾氣也冇什麼。

小姑娘年歲足足小他八歲,尚不懂事,凡事他多包容些便是。

承恩侯府。

承恩侯和陳氏已經歇息,蕭奕忽然手持繡春刀闖了進來,一把挑開床帳,刀刃直指承恩侯。

隻穿著中衣的陳氏一聲尖叫,慌忙扯過被子遮住自己。

“侯爺!侯爺救我!”

承恩侯也懵了,起初還以為是匪徒闖了進來,大聲求饒,待發覺是蕭奕,氣焰瞬間囂張。

“你這是乾什麼!竟然拿刀對著你老子!簡直反了天了!出去!你給我出去!”

繡春刀鋒一轉,抵在承恩侯頸間,蕭奕清冷的聲音不含一絲溫度:“你們兩個要是不想活了,趁早直說,我送你們一程。”

“大半夜的你發什麼瘋?”

“承恩侯近日做了什麼,自己應當知道。”

承恩侯心虛不已,但依舊梗著脖子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事就算說破天我也有理!”

“我的婚事,輪不到你指手畫腳,庚帖給我。”

“我不給!你能如何!你要弑父不成!”

“試試也無妨。”

蕭奕的刀刃逼近,承恩侯甚至能感受到冰涼的殺氣!他嚇得大喊:“聖人重孝!你殺了我!你的官就做到頭了!”

“是這個道理,否則你也活不到今日。”

承恩侯鬆了口氣。

“永康伯府的那門親事,明日去退掉,否則我便殺了蕭琦。”蕭奕墨染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盯著承恩侯:“弑父耽擱前程,殺弟總不至於。”

“你!你敢!”

“把人帶進來。”

蕭琦被侍衛五花大綁,死豬一般扔進屋裡。

“父親!母親!你們救救我!救救我!二哥他要殺了我!他要殺了我啊!”他不住哀嚎,殺豬似的。

蕭奕不悅:“聒噪。”

有人堵住了他的嘴,陳氏一下子就慌了:“二公子!你這是要做什麼?他可是你親弟弟呀!”

他未曾理會她。

“人我帶去北鎮撫司,你帶著庚帖來換。”

“蕭奕!你給我站住!你這個逆子!”

“侯爺若是也想來北鎮撫司住一晚,跟過來就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