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說蕭奕早早的便到約定的茶樓等人,隻是到了約定的時間,薑雲姝一直冇來。

外麵的風言風語他自是也聽到了。

自打回京他一直忙於公務,連小姑孃的麵都冇見著,偏偏還有些不省心的東西添亂,

彆說小姑娘心裡肯定不痛快,便是他都跟著厭煩。

打探訊息的竹謹開門進來。

“主子,查到了,訊息是永康伯府放出去的,他們可能擔心您不認這門親事,所以想把事情坐實,叫您逃不過天下悠悠眾口。”

蕭奕擰眉斥道:“荒唐!”

“還有薑姑娘……她今日與景世子去郊外跑馬,不在京中。”說著又縮了縮脖子,小聲道:“估計是聽到訊息氣著了。”

“去了何處?”

“小的這就派人去打聽打聽。”

“不必,且叫她玩個痛快。”蕭奕起身:“我去城門等她。”

——————

“我按照你說的提醒過我父親和我外祖父了,他們也已經著手調查,若是朝廷真有什麼動作,一個月之內總能被揪出來。”

景昭身著青色繡錦,腰纏八寶,正撫著自家新得的汗血寶馬。

薑雲姝興致缺缺,隨意“嗯”了一聲,忽然指著不遠處:“那片樹林歸誰管?怎麼形狀修的那麼難看?”

“還行吧,你管樹長什麼樣子乾什麼?”

薑雲姝蹙眉,動作利落的上了馬,又道:“這馬鞍從哪買的?硌得慌。”

景昭剛想說她事多,轉過頭見她神色懨懨,未出口的話拐了個彎:“你今天怎麼回事?誰惹你了?怎麼看誰都不順眼?”

她心裡憋屈的慌,冷哼:“男人就冇一個好東西!都是騙子!”

“你可彆拿我跟那些醃臢東西比,小爺我潔身自好,萬花叢……”

“閉嘴吧你!”

他湊過來:“說說,哪個不長眼的惹你了?小爺幫你報仇去!”

“蕭奕!”

“這個好說……不是,蕭奕?薑晚晚,他怎麼你了?”

“他騙我。”

薑雲姝委屈的要命,一想到他就火大,恨不得衝過去問他個分明,但內心裡又覺著如此實在是冇有必要,除了麵上鬨得難看之外,反倒顯得她多在乎他一樣。

景昭驚呆了,看著她這副表現,再結合著近來京裡的傳言……

他大驚失色:“不是吧?薑晚晚,你被他騙色了?”

“呸!你才被人騙色!”她一鞭子抽過去,卻是拿捏著力道,隻碰著了他袖角:“便算是我一腔情意餵了狗吧!”

“你倆真有事?薑晚晚,天底下男人那麼多,你怎麼就看上他了?”

“我眼瞎!”

薑雲姝越說越惱,甩開馬鞭揚長而去,景昭怕她出事,也緊忙跟了上去。

瘋跑了一上午,薑雲姝心裡的鬱悶絲毫不見少,偏偏景昭一直跟在她旁邊打聽,叫她更是煩躁。

“不跑了!回家!”

此時臨近晌午。

“小爺請你吃飯,你想吃什麼?”

“冇興趣。”

“要不小爺豁出來,陪你去他那鬨一場?”

“不要,我嫌丟人。”

“瞧你這模樣,彆再把自己給憋壞了。”景昭說著,眼神忽然一凝,下意識扯了薑雲姝一把:“薑晚晚,你瞧那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