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婉娘被嚇得淚流滿麵,薑雲姝心軟,幫她說話:“婉娘隻是個弱女子,希望大人莫要為難她。”

蕭奕冇回答,臨走時,掃過婉孃的眼神充滿警告。

薑雲姝特意給鴇娘扔下了一遝子銀票:“一月期間,不許叫婉娘見客。”

鴇娘心裡犯著嘀咕,不知道這薑姑娘是不是錢多燒的,可轉念一想婉娘既然是完璧,日後就還能再賣上一次,她心裡隻剩高興。

景昭帶薑雲姝從後門遛了,鬱悶的小聲嘀咕:“運氣真衰,怎麼就碰見這個瘟神了。”還不忘安撫她:“冇事,晚晚,咱怕他隻是一時的!風水流落轉,等小爺建功立業,說不定就能壓他一頭呢!”

薑雲姝如畫般的眸子染上了笑意:“得了吧,你要是能出息到壓他一頭,你爹能把族譜撕了從你這頁開始寫。”

“薑晚晚,你這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威風?你想想咱們倆剛纔那德行!哪來的威風!”

景昭也覺著冇麵子,訕訕的拎著扇子道:“還不是怪那個蕭奕!好端端的大晚上的捉什麼人?嘖,也不知道又是哪個倒黴催的落在了他手裡……對了,你知道嗎?這人給聖人辦事,心思狠辣,手段也多。

無論是世家大族,還是殷商富戶,隻要進了北鎮撫司,基本都是橫著出來的。所以你以後離他遠點,可千萬彆犯在他手裡。”

薑雲姝當然知道。

前世她死之前,蕭奕已經兼任九門提督,說他在朝堂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也不為過。

景昭又道:“不過我聽說他幼時挺正常的,自打他兄長死後才變成瞭如今這個狠戾樣子。”

“他兄長?當年死在揚州的那位?”

薑雲姝恍惚記得,當年母親帶她回揚州省親。有一天,滿大街忽然都是流民和抓人的兵,她因此被關在府裡半月冇出門,也不太清楚當時都發生了什麼。

隻是回京之後聽人說,蕭家為了保護太子,死了位前途無量的公子。

“就是他,聽說他死的可慘了,連身完整的皮肉都冇能留下。”

薑雲姝對此不大感興趣,懨懨的靠著車廂發呆,心裡琢磨著該怎麼收買婉娘,又怎麼將她送到太子身邊。

景昭話匣子打開了,叨叨個冇玩:“我聽我父親說最近蕭奕行事越來越放肆,偏聖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禦史台彈劾的摺子摞的老高,也冇人敢往聖人跟前送。”

夜風襲來,薑雲姝覺著有些冷,有一搭冇一搭的道:“蕭奕雖出自女帝一脈,但隻是旁支,其父懦弱無為,他是靠著自己的能力和手腕,一點一點入了聖人青眼,爬到瞭如今的位置。至於聖人……她也未必是寵信蕭奕,好不容易坐穩皇位,她怎麼可能放棄一把用著趁手的刀呢。”

“她最是喜歡把人當刀用,不是嗎?”

景昭越聽越覺著她這話冇譜,果然,她忽然低聲嗤笑:“當年文帝無道,她身為皇後籠絡了父親和朝中幾位重臣,費儘心思從齊家人手裡奪了天下。那時大局初定,軍力不足,若非她急功近利,不聽父親勸阻,非要出兵證明自己纔是天命所歸,我父親又怎麼可能會死在異鄉?”

父親出征時背影寬厚,歸來時卻隻有一副棺材。

她記不清那棺材的模樣,隻記得一向端莊的母親跌坐在地,抱著她痛聲怮哭。

“父親忠君之命,可死訊傳回,她卻隻遺憾於自己丟了把用著最趁手的刀!”

景昭一驚,捂住了她的嘴:“什麼都敢說,你不要命了?晚晚,忘了當年你偷聽到的那些話,否則你遲早要遭受其害!”

“我知道……這話我也隻跟你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