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氏眼底精光一閃。

“就是說呢!依妾身看,這永康伯的女兒哪裡就配不上他了?人家姑娘聲名好,嫁妝也豐厚,最重要的是以後一準對侯爺孝順!”

“你說的對!他蕭奕這次要是敢忤逆我!我就去聖人麵前告禦狀!”

“咱們先把事情定下來再說,等生米煮成熟飯,他不想認也不行呐!”

陳氏想著永康伯府給自己送來的那些好處,不遺餘力的勸著承恩侯點頭。

承恩侯被怒氣衝昏了頭,再加上永康伯給出的誠意實在叫人無法拒絕。

次日一早,他便自作主張往永康伯府去了。

不消多時,承恩侯府跟永康伯府換了庚帖這事在京裡傳的沸沸揚揚。

沈府的人自然也都知道了。

子苓傻眼了。

她不明白蕭大人這是在乾什麼,一邊跟人家定了親事,一邊給自家姑娘送首飾,還說什麼誤會不誤會的!如今庚帖都換了!還有什麼誤會!

天冬小心翼翼的往屋裡瞧了一眼,見自家姑娘正在梳妝,愁的眉頭皺成了一團:“子苓姐,咱們怎麼辦?”

子苓啐道:“呸!我當他是什麼好人!感情兒從始至終都披著狼皮呢!你去把昨晚蕭大人送來的東西扔了!省得叫咱們家姑娘煩心!”

“姑娘梳妝準備去見蕭大人呢,還特意戴了昨晚蕭大人送來的簪子,若是知道了此事,怕是……怕是要炸了廟。”

“總是瞞不住的。”子苓說著進了裡屋,正見自家姑娘對鏡敷著珍珠粉,她氣嚷嚷的走到了跟前,卻是柔了聲音:“姑娘先彆打扮了,婢子有事跟你說。”

“怎麼了?”

“蕭大人跟永康伯府的姑娘換了庚帖。”

薑雲姝敷粉的動作頓了下,詫異的看著她:“換了庚帖?真的假的?”

“恨不得盛京城的百姓都知道這事了!婢子怕事情有誤,特意叫人去打聽了一下,確定這事真的是真的。”

她沉默了一下,心底蹭的冒出了火氣:“蕭奕他什麼意思?”

天冬道:“要不姑娘去親自去問問蕭大人?免得咱們誤會了……”這話她自己說著都覺心虛。

“流言也便罷了,事情既然都坐實了,又有什麼好誤會的。”

薑雲姝的心情一落三千丈,整顆心臟被失望填滿。

她想不通,他既然打算與旁人成親,何故又送首飾招惹她?況且他如今身處高位,冇經過他的點頭應允,承恩侯府怎麼可能私自給他定下婚事?

那承恩侯是與蕭奕關係不合,但他總不至於蠢到這個地步吧!

“怪不得那日寺裡的和尚說我在逆境果真如此……其實冇什麼,我還親著他了呢,不虧!”

子苓知道自家姑娘心裡一準難受。

“姑娘……您彆傷心,這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不多的是?”

“得了,彆說了,叫人備匹好馬,我這珍珠粉貴著呢,總不好白敷。”

“您還要去見蕭大人嗎?”

“你家姑娘有那麼不值錢?”薑雲姝一把摘下髮髻上的步搖,換了隻金釵:“給景昭去個信,姑娘我心情不好,想出去跑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