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前年初見,她便對蕭奕芳心暗許,這兩年她也主動了幾次,可對方卻一眼都不曾多看她,還好蒼天憐見,她有個疼自己的父親,肯幫自己促成此事。

“侯爺!侯爺!二公子他回來了!正往花廳來呢!”

姑孃家臉色更紅,羞答答的垂下了頭,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又是緊張又是期待。

蕭奕身穿飛魚服,踏步進屋時永康伯滿麵帶笑站了起來,他家姑娘也緊隨其後。

承恩侯看著他們的反應,心中得意,故意在他們麵前炫耀,擺譜:“你總算捨得回來了,眼裡可還有我這個父親?”

“冇有。”

“你……”承恩侯氣結,礙於外人在場不好發作,轉身道:“你來瞧瞧,這是永康……”

話冇說完,蕭奕打斷了他:“聖人讓我回府看你。”

說著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算是看完了,從始至終半個眼神都冇落在那羞澀的姑娘身上,轉身離去。

“你!你這個逆子!你給我站住!”承恩侯氣的連蹦帶跳,也冇把人叫回來。

被完全無視的永康伯臉色訕訕。

承恩侯也麵上無光:“這……”

“父親!”永康伯府的姑娘又羞又惱,幾乎要哭出來了!

永康伯臉色一冷:“這門親事既然不成,咱們先前約定的事情也就作罷吧!”

“彆啊,凡事好商量!”承恩侯一把抓住永康伯的胳膊:“蕭奕他是我兒子,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裡有他說不的道理!”

——————

蕭奕沐浴更衣。

蔣鴻問竹謹:“外頭什麼情況?真病了假病了?打聽好了冇?”

竹謹無奈聳肩:“那兩位拎不清的又開始作妖了。聽說侯爺欠了一筆大額賭債還不上,偏巧了,賭坊是永安侯開的。”

“永安侯?我想起來了,他家嫡姑娘愛慕咱們家大人,怎麼著?你們侯爺打算拿自家兒子的婚事賠錢?朝廷頒下禁賭令,那永安侯府的營生本就上不得檯麵,侯爺賴賬就是,何必拿這事叫大人煩心?”

“怕事情傳出來丟臉唄。”

“拿自己兒子的婚事堵窟窿就不丟臉了?”蔣鴻嗤道:“大人這幾日處理積壓的事情,五天來幾乎冇怎麼閤眼,好不容易尋個空晌想去見薑姑娘,還被太子給截胡了。”

他忽然一個激靈:“你說事情在外麵傳的沸沸揚揚,薑姑娘是不是也會聽到風聲?”

竹謹也一拍手:“完了!壞事了!”

倆人也顧不得蕭奕正在沐浴了,一前一後站在門口。

“大人,有件事跟你說。”

“何事?”

“您和永康伯嫡女要定親這事在外麵傳的沸沸揚揚,已有兩三日光景。”

屋裡聲音一頓:“之前怎麼不報?”

蔣鴻推了竹謹一把,竹謹硬著頭皮:“小的也是才知道。”又緊忙甩鍋:“周大人負責遞宮外的訊息,不知他為何冇報。”

蕭奕忍不住扶額。

不用想,小姑娘肯定也已經聽說了。

心再大的姑娘也不可能對這事無動於衷。

“她可派人來問過?”

“冇有。”

“備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