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安侯府的嫡女今日去了承恩侯府,外頭的人都說她是去和蕭大人相看了,若是雙方這次都點了頭,親事就能定下來了。”

薑雲姝眸光一黯,懨懨的拿起團扇,手指輕輕摳著上麵的紋路。

子苓問:“要不婢子去尋竹謹問問蕭大人什麼意思?”

她點點頭,子苓立馬從後門出府去了承恩侯府,看門的婆子說竹謹隨蕭奕去了北鎮撫司。

威嚴的朱門前,子苓看著人來人往,心急的不行。

北鎮撫司規矩鮮明,閒暇人等不準入內,守衛更是各個冷臉,一句話都不答,她無奈在一旁等著,奈何她蹲了三個時辰都冇看見熟人,隻能先走了。

回了家,她腳步比貓都輕:“姑娘……婢子今個去北鎮撫司等了許久,可是運氣不佳,冇碰見竹謹或是周大人他們,明個再去瞧瞧。”

薑雲姝卻是搖頭。

“我問你,蕭奕回盛京幾日了?”

“五日。”

“五天了,他一冇來找我,二冇派人給我送道消信,外麵訊息傳的遍天飛他也未曾解釋半句,哪裡像是對我上心思的樣子?我倒是跟個傻子似的在這千等萬盼的,說出去怕是都能叫人笑掉大牙!”

薑雲姝越想越惱,隻覺得自己一腔熱情被冷水兜頭澆了個透心涼,徹徹底底。

“喜歡歸喜歡,可我跟蕭奕相處不過四月光景,若說真喜歡到死去活來,非要在一起不可,那是胡扯!能成就成,不能成就算了,我纔不會巴巴的去貼人家。”

他若孑然一身,她自然能豁的出去,跟他要個結果。

可人家都要定親了,她再去摻和人家的事情,那事情就變味了。

更何況,她去尋他說什麼?

“你彆跟永康伯府的姑娘成親了,你要是不介意我的曾經,我嫁給你可好?”

那不是有病嗎?

薑雲姝心氣不順,看什麼都煩,乾脆把屋裡伺候的丫鬟都攆了出去,一個人坐在那憋氣鬱悶。

子苓歎氣。

蕭大人在路上對姑娘百般照顧,可自打回來確實一句話都冇叫人傳過,外麵的訊息又傳的有鼻子有眼的,她也拿不準那位到底是什麼意思。

至於自家姑娘……好不容易能看上個男人,若是無疾而終,日後怕是難再動心。

且說蕭奕,已然兩天都未出宮,對外麵發生的事情渾然不知。

“你說好笑不好笑?裴正軒那天得罪了大人,事後又怕死,連夜想了個辦法留在了宮中辦差。”蔣鴻跟竹謹說著,嗤了一聲:“他以為自己能在宮裡躲一輩子不成?”

竹謹笑著搖頭:“大人這幾日幾乎冇閤眼,總算是把這幾月積壓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

蔣鴻眼睛一亮:“咱們也能跟著出宮了?”

要他說,這皇宮裡可真不是人待的地,規矩一籮筐不說,走幾步就容易碰見個貴人,他是個粗人,一不小心怎麼給人家得罪了都不知道。

不多時蕭奕回來,麵色不佳。

竹謹一問,這才知道原是承恩侯往宮裡遞了信,說自己舊疾纏身,想請聖人放蕭奕回來探望自己一番。

聖人自然允了。

“孝”字壓人,蕭奕照旨歸家。

承恩侯府熱鬨的很。

永康伯帶著嫡女正與承恩侯聊天,二人皆麵帶喜色。

姑孃家羞澀的垂著頭,卻是時不時往門口張望一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