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兩日,蕭奕始終被差事困在北鎮撫司。

“東西都準備好了,小的這就給薑姑娘送去?”

正是傍晚。

蕭奕按了按隱隱作痛的眉心,拿出了抽屜裡的紅木匣子,另過目了竹謹準備的東西:“我親自去。”

掌心紅寶耳環小巧玲瓏,也不知小姑娘瞧見會是什麼表情。

依她那性子,便是提刀砍人估計也是有的。

蕭奕唇角泛了絲笑。

幾日未見,他倒是懂了何為如隔三秋。

人還未出門,便又有人通稟:“大人,太子殿下有請,說是要跟您商議先前在宮裡未完的事情。”

蕭奕眉頭微擰,吩咐竹謹:“把東西放好,我閒下來便過去。”

又把紅木匣子放進抽屜,才換了身衣裳去赴宴。

他記得小姑娘說過想要太子的溫泉莊子,正好討了,過後一併送去。

宴席上多是太子近臣,最令人驚訝的,是裴正軒竟然也在一旁作陪。

蕭奕目光自他身上淡淡掃過,有內監引路:“太子殿下等候多時,蕭大人這邊請。”

他收回視線,淡定自若落座於離太子最近的位置。

立刻便有幾人笑著舉杯提酒,太子亦笑容柔和,絲毫看不出二人關係劍拔弩張。

裴正軒的座位偏遠,待蕭奕出現後,他的手一直握著酒杯,心底極不平靜。

夢裡,他最終被此人斬首而亡,如今,此人又極有可能要與他搶心愛之人。

酒過三巡,座位上首,太子臉色鐵青盯著蕭奕半晌:“蕭大人好大的胃口!”

“不過禹州一地罷了,怎抵得上殿下辛苦造就的基業。”

“既然如此,蕭大人便去聖人麵前告發孤吧!孤倒是想看看,聖人依舊心向著你,還是孤!”

蕭奕淡然處之:“可。”

太子氣急!蕭奕這廝竟軟硬不吃!

“玩笑罷了,便依蕭大人所言!”他終是咬牙點了頭。

蕭奕麵露滿意,舉杯相敬。

裴正軒扯了扯唇角。

除卻個聖人親子的身份,這位還是這般無用,虧他前世鼎力相助,卻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在他夢見的前世裡,蕭奕也曾發現了遼地鐵礦一事,但與今生時間不符。那時他獻計,令太子提前一步將鐵礦獻給聖人,如今蕭奕已經把人都換成了自己的,故技重施自然不成。

當然,他這一世也並冇打算扶持這個假龍子,真草包。

他早便派人去尋真正的龍子龍孫了,待真龍歸位,如今這位自然冇有半點用處。

目的達成,太子與蕭奕雙方極有默契的結束了這場宴席。

眼看蕭奕離席,太子拂袖離去,有人隨之而去,裴正軒眸色閃爍,忽然跟隨蕭奕而去:“蕭大人留步片刻!”

他未曾停步,裴正軒匆匆跑到他麵前:“蕭大人,下官有話說。”

蕭奕眼神倨傲,看他的目光猶如在盯看草芥。

竹謹道:“裴學士有事?我家大人身有公務,不便在外久留。”

裴正軒在他的注視下,忽然一陣恍惚,記起了一件從未被他關注過的事情。

夢裡,他與薑雲姝成婚前夕,曾在路上遇見過蕭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