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行收穫如何?”

聖人終於問起,蕭奕單膝跪地:“臣無能,未能為聖人尋到寶物。”

聖人閤眼,眉宇間難掩失望。

“但此行臣意外發現平康城主有叛亂之心,是以臣鬥膽先將其正法。”

蕭奕將案卷雙手遞上,由女官轉交聖人。

聖人接過,倍感意外,良久道:“顧安深知朕心。”

蕭奕垂首:“臣不敢揣測聖意。”

“平康城向來不安定,於朝廷而言是個毒瘤,顧安此舉絕了朕心頭大患,該賞。”

“臣未能替聖人分憂,不敢接賞。”

“你已為朕奔波三載,卻依舊無所獲,以此得見,那高僧舍利怕是隻存虛名。”

“大齊地幅遼闊,臣踏足之地不過十之三四。”

聖人眉宇終於展開些許:“起來吧,到朕跟前說話。”

“是。”

女官把椅子往前挪了,蕭奕坐下:“聖人身體欠安,該當仔細些。”

“下麵的人辦事不合心意,你不在的這幾月間,朕難免傷神,不過還好太子舉薦了一人,勉強能為朕所用。”

“不知是何人?”

“叫裴正軒,此人家境隻是普通,但年輕能乾,三月間替朕解決了不少煩心事。”

蕭奕眼簾微掀。

家境普通,手段高強,正是聖人最喜歡用的人。

“既是太子引薦,臣自當儘力相助。”

聖人頷首,淡淡道:“東廠那邊近來動靜大了點,得敲打著。”

“臣明白。”蕭奕說著話音一轉:“聖人身邊那個叫素錦的女官,似乎不大安分。”

聖人向素錦看去,麵露不悅。

素錦詫異至極!方纔他問自己的名字……反應過來,她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聖人饒命!蕭大人饒命!”

“朕身邊容不得心大的,把人送去浣衣局做事。”

素錦被捂了嘴拖下去,蕭奕目不斜視,女官們戰戰兢兢,彆提再偷看蕭奕,便是連送人都不敢離近。

聖人回去禮佛,年輕女官們湊在一處,竊竊私語。

“素錦生的那麼好看,竟也難以入他的眼,這蕭大人是不是真像傳言中的那般,喜歡男人?”

“你不要命了!什麼渾話都敢說!”

“咱們姐妹說話,又不叫旁人知道。”

“錦衣衛耳目遍天下,誰知道咱們周圍會不會有人盯梢?”

“你說的可真嚇人。”

“反正以後我是絕了攀上蕭大人的心思了,咱們好不容易纔來聖人跟前伺候,要是畫素錦那樣被攆出去,這輩子可就毀了。”

“我看那位裴學士就不錯,人長的清秀,溫文爾雅的,年紀輕輕就入了內閣,又是太子殿下的人,將來肯定少不得榮華富貴。”

蔣鴻就在宮門口等著,瞧見蕭奕出來,興奮的迎了上來:“大人!”待人到了跟前,壓低聲音道:“您可算回來了!北鎮撫司有好些事情等著您回去拿主意呢!”

周暄嘖嘖道:“感情兒你盼著的不是咱們大人,是讓大人趕緊去乾活啊。”

“您是不知道啊,您裝病不在的這些時日,東廠那群閹貨可冇少來找咱們的麻煩,還有太子那邊也接連出手,您看看屬下熬得,肚子都瘦了一圈。”

蕭奕不置可否。

“把關於裴正軒的所有訊息送到我手裡。”

“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