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巍峨的宮殿在地上灑下一片陰影,太子咬牙切齒的看著向自己走來的蕭奕。

蕭奕一身紅底繡金飛魚服,腰胯繡春刀,行至太子麵前停步,拱手道了聲:“太子殿下。”

太子皮笑肉不笑:“蕭大人傷好了?”

“托殿下的福,已然大好。”

“聖人待你歸朝多時,孤替她迎迎你。”太子說著上前一步,壓低聲音:“聖人近來身體不太好,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蕭大人心裡應該清楚。”

“我身為錦衣衛特使,為聖人排憂解惑乃是職責所在。”

“看來蕭大人是一定要與孤為敵了?”

他神色漠然,不語。

太子再沉不住氣:“你開個條件。”

“殿下這是何意?”

他聲音壓得更低了:“你應該清楚,聖人隻有我一個親生兒子,便是我做了再大的錯事,聖人都會原諒。蕭大人入朝為官,無非為了權勢,你冇必要非跟孤鬥個你死我活吧?你壓下遼地的事情,我給你想要的,你我不動兵戈,何樂不為?”

蕭奕這才抬了眼:“殿下此言甚是有理,隻是不知殿下誠意幾何?”

“你想要什麼?”

“稍後我會去尋殿下詳談。”他說著錯身一步:“殿下,請。”

太子被蕭奕硬生生擺了一道,還要屈尊求和,憋屈的要命,心中憤懣,恨不得立刻拔劍刺死他!可目光落在蕭奕腰間繡春刀上,所有心思立刻偃旗息鼓。

珠鏈搖晃,年紀稍長的女官神情嚴肅的把蕭奕引進內殿,幾名年輕的女官偷偷瞧他,紅著臉相互看看,最終推出了一個身材豐腴的上前奉茶。

“聖人還在禮佛,蕭大人在此稍候。”

女官相貌姣好,素手捧茶遞到他麵前,胸前溝壑幽深,隱有香氣撲鼻。

蕭奕眉頭微不可察的擰了下。

“放下。”

“奴婢親手泡的茶,大人不嚐嚐嗎?”

“叫什麼名字?”

女官一喜:“奴婢名喚素錦。”

蕭奕淡淡道:“退下。”

女官不知他何意,還欲開口詢問,便見聖人被女官扶了出來,匆忙退到一旁。

蕭奕起身:“臣參見聖人。”

聖人渾身素白,髮髻梳的一絲不苟,隻以兩支金簪點綴,手裡掐著一串佛珠,氣度威嚴卻不凜人,那是屬於上位者的從容。

女官扶著她坐下,又奉上清茶。

聖人飲了一口,方問:“在外頭碰見太子了?”

蕭奕道:“太子說聖人近來身體欠安,讓臣小心說話。”

“你又拿著他什麼把柄了?叫他在宮裡堵你。”

“有關當年廣平王之死,具體情況還冇查清,太子殿下許是有些杯弓蛇影。”

聖人詫異。

“廣平王?”

“臣此行意外得知,廣平王當年死於毒殺。”

聖人沉吟半刻,道:“不必查了。”

蕭奕對此早有預料,這些年但凡能威脅到太子的訊息,都會被聖人有意隔絕。

聖人為這個兒子當真是竭儘全力,想方設法扶持。

隻可惜,這一番心力,終究註定白費。

蕭奕淡然處之。

“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