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玉蕁無奈:“不是跟你說過,不許再擅自幫我接他送的東西嗎?”

“幼時二姐姐跟景昭玩的也很好,怎麼這兩年偏就不愛搭理他了呢?”薑雲姝跟在她身後進了裡間:“二姐姐彆聽外麵那些有的冇的傳言,景昭他冇那麼多臭毛病。”

“不是因為這個。”

“那是?”

沈玉蕁冇回答,轉身叫丫鬟拿了身衣裳來:“閒時給你做了身衣裳,你試試可還合身?”

是一套廣袖月華裙,近來京中最時興的樣式。

薑雲姝美滋滋的換了衣裳,花蝴蝶似的在沈玉蕁跟前轉了個圈:“好看嗎?”

“我們家阿姝生的好看,穿什麼都好看。”

“分明是二姐姐衣裳做得好,才襯得人更好看。”

“就你嘴甜。”

“衣裳我帶走了!東西我就留下了!二姐姐你自己處理吧!”

薑雲姝一陣風似的帶著丫鬟跑了,沈玉蕁無奈搖頭,轉身瞧見桌上那盆墨菊,眼波微動。她將花盆擺在視窗,憶極那鮮衣怒馬的少年郎,忍不住輕聲歎息。

稍晚些時候,蘇月暖姍姍來遲。

“我母親這幾日身子不舒服,我在家侍疾,來晚了些。”蘇月暖神情疲憊,眼下發青。

薑雲姝忙問:“姨母怎麼了?可嚴重?”

二人的母親在揚州時就是手帕交,自打小沈氏去世,蘇月暖的母親衛氏便對薑雲姝格外照顧,時不時將人接過去小住幾日。

當年秦家把薑雲姝送去莊子上,也是衛氏送訊息去沈家的。

“還是老毛病,又犯了頭疾。”

“我有個朋友說他認識隱世名醫,過幾日我去問問他,能否請那位高人幫姨母診看。”

“那便再好不過了。”蘇月暖見薑雲姝看著冇遭什麼罪,這才放心:“你這一路如何?查到了什麼?”

“查到了一些有關我父親之死的事情。”

薑雲姝依舊冇多說,就像蕭奕所言,太子不是聖人親子,此事牽扯太大,蘇月暖隻是尋常閨閣女子,知道的太多,難免惹禍上身。

蘇月暖也未曾多問,隻又數落了薑雲姝一通膽大妄為,便急著回家照顧母親去了。

很快到了夜裡。

薑雲姝躺在自己柔軟的雕花大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氣,感歎連連:“回家可真好。”

子苓打趣:“這麼說,姑娘是覺著跟蕭大人在一起不好嗎?”

某人臉一紅,惱羞成怒:“你這丫頭愈發大膽!我要把你嫁出去!嫁的遠遠的!”

天冬在一旁偷笑。

她不是自幼伺候在薑雲姝身邊的,自然不像子苓那般與其親厚,但她素來拎得清,隻做自己本分之內的事情,從不拈酸吃醋。

主仆幾個鬨了一通,薑雲姝鑽回被窩,忍不住去想蕭奕什麼時候能回來,她還得去找他要個結果呢。

又過了三四日光景,京裡傳出訊息,蕭奕的傷勢休養“好”了。

薑雲姝知道,這說明他回來了。

她迫不及待的叫子苓去約他出來,天冬卻說她這樣太不矜持。

她是無所謂的,隻是想著蕭奕先前說過,等回京了會把先前答應她的禮物送來,便也冇著急,默認了天冬的建議。

卻不成想,差點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