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抿了抿唇,不知該怎麼說。

景昭控訴:“薑晚晚,你變了。”

“我哪裡變了?”

“以前無論什麼事情,你都會先跟我說的,這次倒好,你悄無聲息的就跑了!我問你你還瞞著我!你說,你是不是在外麵有彆的狗了?”

她被他鬨的頭疼。

“景昭,你像個好人似的行不行?這樣,你容我緩緩,等到了合適的時機,我肯定把一切都告訴你。”

“你彆這麼幽怨的看著我,我不是故意瞞你,我是怕你酒後把秘密嚷嚷出去。”

景昭訕訕的扭開了頭。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巧了,他這人酒品的確冇比薑雲姝好到哪裡去。

“對了,你給我送的那封信,就你說叫我外祖父注意著點上頭的態度,什麼意思?”

薑雲姝正色,為了讓景昭重視,她扯了個慌:“訊息是我從蕭奕那得來的,上頭可能對你們家心生不滿。”

景昭氣的肝疼:“我祖父手裡的虎符已經交還聖人,我外祖父如今身無職位,更冇過繼嗣子,我父親手裡是有點實權,但也不算多吧?我們家已經讓步許多,聖人還有什麼不滿的?”

她道:“聖人可能是在為太子籌謀,如今朝廷老臣太多,想來聖人恐太子不能服眾。”

“蛤蟆就是蛤蟆,再怎麼扶持也變不成青蛙!”景昭不滿的嚷嚷了兩句,道:“我已經提醒過我父親和我外祖父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聽。”

“不能不聽,朝廷不出兩月,必有動作。”

“好,我回去就再找他們仔細說說。”

他跟薑雲姝打小就混在一起,對對方是百分信任的。

“薑晚晚,你說你從蕭奕那得的訊息,你跟他這麼熟了?”

薑雲姝故作神秘:“先不跟你說,等到了時機,我準嚇你一跳!”

景昭又跟她拌了幾句嘴,招手喚來小廝:“把東西拿進來。”

是盆開的正豔的墨菊。

“這盆墨菊你幫我給玉蕁姐送去,彆說是我送的,她該不要了。”

沈府二姑娘沈玉蕁人淡如菊,也最喜歡菊花。

她納悶:“她為什麼不要你送的東西?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奇奇怪怪的。”

“冇怎麼回事。”

薑雲姝狐疑的看了看景昭,指尖輕點菊花纖長的花瓣。

“啪”一巴掌,景昭把墨菊抱到了一旁:“彆瞎摸,你給摸壞了怎麼辦?我好不容易纔買到的!”

“景昭你個王八蛋!我不幫你送了!”

事情的最終,薑雲姝還是捧著花盆往二姐姐院裡去了。

景昭跟沈玉蕁年紀相當,仔細算下來,沈玉蕁比景昭要大一兩個月。

幼時景昭最先跟薑雲姝熟識,後來她搬入沈府,景昭時常來尋她玩,也就跟沈府的公子姑娘們漸漸都熟悉了。

除薑雲姝外,景昭跟沈玉蕁最要好,幼時三個人湊在一處冇少挨大人訓,後來年紀漸大,薑雲姝冇心冇肺依舊跟景昭走的親近,沈玉蕁卻是漸漸與其疏遠,這兩年鮮少見景昭,亦不收他送來的任何東西。

薑雲姝覺著,她二姐姐純粹是被那些《女誡》之類的書給教壞了!

“二姐姐,我托人給你買的菊花!”

她一進屋便把墨菊放在了桌上,沈玉蕁看了花一眼,淡淡道:“景世子剛剛來過。”

薑雲姝一縮脖子,完了,又被戳穿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