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眼睛一眯,知道裴正軒這是在討好自己!

他知道此人不是好東西,對裴正軒的背叛更是恨得牙癢!他這幾月間不是冇對裴正軒下過手,而是冇得過手!這人就跟滑不溜秋的鯰魚似的,總能恰好躲過他的算計!

但如今看來,若能借裴正軒的手製衡蕭奕,不失為一個妙計。

太子擺手賜座,笑道:“裴學士區區兩月時間就得到了聖人信任,可見當初孤眼光不錯。”

“多虧殿下引薦。”

“可如今蕭奕從遼地歸來,你在聖人身邊怕是難再得勢。”

裴正軒很詫異。

蕭奕不是一直在養傷?他何時去了遼地?這其間發生了什麼?

“這兩個多月我一直忙著為聖人辦事,不知外麵發生了什麼,還請太子殿下如實告知。”

“我在遼地佈置有一個鐵礦,此事你是知曉的。”太子盯著他。

“蕭奕裝病去了遼地!他離京的訊息一直被瞞的很死!直到訊息傳回來我才知道!他已經洞悉了我私自聯絡遼人,秘密挖礦一事!更是毀了我多年佈置!還設計殺了與我聯絡的七王子耶律楚!”

“此番蕭奕回京,定然會拿此事大做文章!裴學士若能幫孤除了這個心頭大患,孤日後定然待你如初!”

裴正軒臉上的溫潤有一瞬間的崩壞。

他幾乎瞬間想到,薑雲姝也在山上寺中住了近三個月,這兩日才傳出她活動的訊息。

他疑心頓起,越想心裡越是冇底。是了,她也是重活過一世的,自然也會同他一般,想法設法改變既定的一切!

怪他對夢中的一切太過信任,以至於隻顧著爭權奪勢,忽略了薑雲姝這個變數。

“既然殿下不想讓蕭奕活著回來,下官自然拚儘全力。”

裴正軒敷衍了太子幾句,離開後立刻吩咐下人:“派人去齊城一趟。”

“是,咱們要另外派人去劫殺蕭大人嗎?”

“太子的人都辦不成的事,我又如何能辦?”裴正軒一臉冷漠:“太子的路走窄了,與其想方設法要了蕭奕的命,不如消除聖人對他的信任,屆時蕭奕自然如同落水狗一般,任人踐踏。”

“屬下不懂,大人既然不想幫太子殿下,為何時常前來拜見?”

“不常來太子府走走,叫聖人如何相信我與她的好兒子是一條船上的螞蚱。”

且說裴正軒走後,太子立刻命人跟上了他:“此子心思複雜,你們勢必要跟緊了他,能讓他與蕭奕鷸蚌相爭固然是好,若他不敵,便借蕭奕的手解決了他!”

不多時,又有下人來報:“陳側妃腹痛難忍,請殿下過去看看。”

“孤又不是大夫!去了能有什麼用?”太子煩躁的把人攆走,卻是想到了什麼,猛地起身:“婉娘昨夜體寒難忍,孤去瞧瞧她。”

婉娘自從入了太子府,短短三月間已經換了三個院落,如今居住在離太子寢殿最近的梧桐苑。

美人正對鏡自攬,見他進來,美人麵容淡淡,不見喜色,太子絲毫不在意,反倒貼了上去:“怎麼又不高興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