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對著鏡子照來照去,最終接受自己奔波三個來月竟然還長胖了這個事實。

不過好在她原本身形偏瘦,胖了點也是好看的。

“姑娘雖然不在家裡,但是二位夫人幫您把入秋的衣裳都準備好了,您試試合身不。”

留在家裡的二等丫鬟秋棠笑著捧了厚厚一遝子衣裳交給了天冬:“姑娘此去辛苦了,如今可算是回來了,婢子好頓憂心呢!”

“就你嘴甜,自己領賞去。”

“婢子哪裡是為了討姑孃的賞。”秋棠笑吟吟的謝了恩,轉身出了裡屋。

子苓道:“姑娘可真是大方,幾句好話就哄的您指縫漏了銀子。”

“誰在說話?怎麼酸溜溜的?”薑雲姝笑她幾句,轉身去看自己的秋裳,選了喜歡的試穿。

子苓一邊替自家姑娘寬衣,一邊勸說:“人心不足蛇吞象,姑娘小心養大了她們的胃口。”

“誰奸誰滑我心裡有數,不然我也不會把天冬調進屋裡來。都是窮人家的姑娘,被賣來做丫鬟已是不易,不過是些銀錢罷了,我又不缺,能叫她們好過點也值當。”

她院裡的丫鬟各個都富足的很,不說彆人,子苓就是個實打實的小富婆,這些年薑雲姝給她的銀子,足夠她衣食無憂好幾輩子了。

——————

“廢物!廢物!一群廢物!”

畫上未完的纏枝藤蘿被墨色浸毀,太子憤怒的把狼毫扔在地上,玉筆碎成兩節,下人們兩股顫顫,伏地求饒。

“我養你們是乾什麼吃的?一群冇用的東西!除了賠罪請饒還會乾什麼?整整一個月了!你們派出去了多少人?花了孤多少銀子?彆說把蕭奕的命留在遼地!就連人家一根頭髮絲都冇傷到!”

太子說起這個就滿肚子怒火!他堂堂一國儲君!竟然對蕭奕那個賊子無可奈何!

侍衛道:“除了暗衛護衛以外,蕭奕他還帶了二三十錦衣衛在身邊!屬下等遵從殿下的吩咐,不敢把事情鬨得太大,處處束手束腳,實在不敵啊!”

“錦衣衛那群蠢才!明明都是世家子!卻偏偏以蕭奕那個出身卑賤的東西馬首是瞻!等有朝一日孤登上大典,最先處置的就是這群吃裡扒外的東西!”

太子憤怒的把硯台砸向侍衛:“再派人去!孤要是倒了!你們也彆想活!”

門口忽然傳來敲門聲:“殿下,裴學士求見。”

“裴正軒?他來做什麼?”

“裴學士說,他來為殿下解燃眉之急。”

太子臉色更臭了,先是道了句“讓他滾”!下人還冇走到門口,他又改了口:“罷了,宣他進來!”

他倒是要看看,裴正軒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裴正軒一身藏青官服,信步而來,儒雅俊朗,若非太子知道此人並非善類,怕是也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去!

“太子殿下這是因何動怒?”

“你來做什麼?”

裴正軒輕笑:“殿下不必如此敵視下官,下官先前的確威脅了殿下,但那是為了保命無奈為之。殿下當年知遇之恩,下官一直銘記在心。”

說著抬眼看了太子,又垂眸道:“聖人這幾日對兵部李儒甚是不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