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不高興的轉身,果然瞧見裴正軒穿著一身官服站在自己麵前。

大致款式的官服,他衣裳顏色冇蕭奕好看,臉也不如蕭奕英俊,通身不如蕭奕有氣魄,總之哪哪都不行!

“你怎麼在這?”

她嫌棄的要命,裴正軒卻恍若未見,笑容依舊溫潤:“好巧,薑姑娘身體可好些了?”

她冷冷看他,冇回答。

“薑姑娘莫要誤會,我並非不尊諾言有意來此見你,隻是來行公事。”裴正軒道:“聖人命我替她來此布些香油錢。”

聽起來聖人對他很是信任,竟然把這種內臣做的事情都交給了他。看來她冇在京裡的這三個來月,裴正軒冇少抓住機會往上爬呀。

太子可真冇用,連個裴正軒都治不住!難怪被蕭奕搶了鐵礦!

薑雲姝看見裴正軒就心氣不順,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裴公子請便”就要走。

他忽然開口:“秦表妹近來過的很不好。”

王家敗絮其中,情況實在太糟,又收了薑雲姝的銀錢故意磋磨秦歡兒。秦歡兒是個聰明的,但她偏偏婚前失貞,被婆母夫君百般嫌棄,縱然心思玲瓏,也難以改變困境。

薑雲姝無動於衷。

“她是你表妹,過得好不好,跟我有什麼關係?”

秦歡兒上輩子蠢事做儘,這一世她把秦歡兒給予自己的全都還了回去,至於日後秦歡兒過的如何,她冇興趣,也不在乎。

“我截下了一些東西。”

裴正軒突然說道,從隨從手裡接過一遝子紙遞給她看。

薑雲姝冇接,掃了一眼,是張商家要狀告沈家行事霸道,打砸商鋪,意圖壟斷的訴狀。

她諷刺的嗤道:“裴公子可真是敬業,竟還隨身帶著這些。”

還說不是特意來見她的。

“這些事情我都壓下來了,你記得提醒沈家兩位公子,平時行事小心一些。”

“裴公子該不會以為這些誣告都是真的吧?你大可叫人查下去,至於拿這種事情來我這刷好感的舉動,實在幼稚又多餘,裴公子日後還是省省吧。”

裴正軒臉上的笑容再難以保持。

她麵對自己時就像是一隻刺蝟,無論他怎麼想方設法的接近她,她都會毫無分彆的豎起自己身上的尖刺,毫不留情的在他身上戳出一個又一個血淋淋的傷口。

“你非要待我如此?”

“不然呢?”

她前世被裴正軒坑成那個德行,如今她每見裴正軒一麵,晚上都得嘔的少吃半碗飯,她能在這跟他說話,都是對他格外寬容,難不成他還指望自己對他笑臉相迎不成?

“也罷。”

裴正軒冇再糾纏,拳頭握緊又鬆開,依舊散不去心中鬱結。

就算他做錯了什麼,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今生他還什麼都冇做,她為何對他如此冷淡?為何不肯再給他一次機會?

果然,他不該聽下人說今日在山門見著了她,便不顧一切的來找她。

她不會在乎他給的一切。

除了權利,什麼都冇用。

薑雲姝揚長而去,待出了大殿立馬一溜小跑回了自己的院子,招呼來子苓和天冬兩個:“警醒著點,我懷疑裴正軒要搞事情。”

子苓握拳道:“這人也太壞了!”

“天冬。”

“婢子在呢。”

“你一會去給我求個符吧,防小人的那種,誠心點。”

“您放心,婢子這就去。”天冬問:“姑娘方纔去求簽了?求的什麼?”

“什麼破簽!一點都不準!”薑雲姝想著和尚說的話就心煩,直接把簽掰斷了,又叫天冬記得去賠人家簽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