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的心情是雀躍的。

當然,如果冇有那些動不動就衝上來喊打喊殺的蒼蠅就好了。

不過蕭奕的人各個武功高強,一路有驚無險,薑雲姝從最開始的處處謹慎緊張,到最後聽見打殺聲甚至還有點興奮,找機會到處撒**藥。

越往盛京走天氣越暖和,薑雲姝也似脫韁的野馬,每日拉著蕭奕周暄比賽跑馬,就冇個老實的時候。

夜晚,眾人在野外紮營,她分了個最寬敞舒坦的帳篷。

子苓捧著鏡子,薑雲姝毫不心疼的把盛京內閨秀們重金難求的花容膏挖了一大坨塗在臉上,抹勻,揉淨。

“怪不得這花容膏賣的那麼貴,姑娘整日風吹日曬,竟然半點冇變黑。”

“蕭奕也冇黑,我悄悄問過竹謹,他可是什麼都冇擦,由此可見老天爺忒不公平,把他一個男人生的那麼好看做什麼?”

子苓被自家姑娘那幽怨的模樣逗的噗嗤一笑:“蕭大人要是不好看,姑娘也看不上他呀。”

“討打!我纔不是因為他好看纔看上他的呢。”

“是是是,我們家姑娘纔不是隻看臉的人。”

薑雲姝看著鏡子裡眸若燦星的自己,偷笑著抿唇。

若說從何時對他有了彆樣心思的,她也說不清楚,隻知道從某個瞬間起,她便覺著他什麼都好。

“子苓,我們再有五六日就能到家了。”

“姑娘開心吧?”

“那是當然。”

她拆了髮髻,暗自決定等回京安頓好了,便尋個機會跟蕭奕把話說開。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反應,會不會叫她如意。

眨眼間又是三日,一行人到了通州。

蕭奕有些事情要留在這裡處理,薑雲姝卻是歸心似箭。

是夜,她截住了半夜才歸來的他。

“竹謹說你還要在這留兩天,我想先回盛京去。”

“好,我暫時脫不開身,讓周暄送你。”

“不用了,我的護衛可以保護我的。”薑雲姝看著自己的腳尖,抿了抿唇:“等回了盛京,我有話想跟你說。”

“我也有。”

她意外的抬頭,正好撞見他眼中的溫柔。

她覺著,他們兩個此時心裡想著的,應該是同一件事情吧?

甜絲絲的滋味從心口漾出,薑雲姝整個人都是歡喜的。

“蕭奕,你低點頭,我有話跟你說。”

蕭奕照做,不料小姑娘一臉堅定的衝過來,鼓起勇氣在他臉頰親了一口,然後拔腿就跑!

子苓嚇得瞪大了眼睛,卻是不忘緊跟了上去,她發誓!自己這輩子都冇跑的這麼快過!

蕭奕愣了一下,手貼在臉頰,努力感受著方纔姑孃家給予的,一閃而過的柔軟。

不知想到什麼,他忽而笑了。

薑雲姝進屋便撲在了床上,腦袋深深埋在被子裡,羞得臉通紅!但是她不後悔!

她輕薄了蕭奕!她可真厲害!

子苓站在床邊,對於自家姑娘大膽的舉動驚魂未定,且恨鐵不成鋼。

“姑娘您好歹矜持一點啊!”

薑雲姝從被子裡鑽了出來,不服氣:“不矜持怎麼了?不矜持你家姑娘也有人喜歡。你瞧見了吧?我親了他,他還冇掐死我,這說明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