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就是那個小狼崽子?

薑雲姝好奇的看向對方,恰巧對方也正探究的打量著她。

嗯……和她記憶中的長相不大一樣,唯獨相似的,是那雙幽深要彷彿能吞噬掉一切的眼睛,充滿野性,叫人打心底不安。

她收回視線,對蕭奕道:“不打擾你接待客人了,我這鋪子還要忙一陣呢。”

“多添件衣裳。”蕭奕說著回頭與耶律齊說了句什麼,耶律齊點頭,視線隻從薑雲姝身上輕輕劃過。

蕭奕傍晚歸來,帶了個對於薑雲姝而言最好的訊息:“準備一下,後日啟程回京。”

她詫異之餘有點高興:“這麼快?你的事情都處理好了?耶律齊這人可靠嗎?你就不怕他私吞了鐵礦?”

蕭奕道:“他尚冇那個能耐。”

她眼睛燦亮:“既然咱們回去之後不能立刻就捅了太子的身世,那是不是能拿這個鐵礦給太子添點麻煩?在聖人麵前狠狠的告他一狀!”

“不交。”

薑雲姝驚訝到瞪大了眼睛。

不交?

他是想私吞不成?

蕭奕的反應坐實了她的想法:“這事彆和任何人提起。”

“不會被人發現嗎?”

“太子尚能掩人耳目。”

換言之,他差什麼?

薑雲姝真真是驚呆了!她覺著這些人的膽子真是一個比一個大!與之相比!她在盛京城那些小打小鬨算什麼?

她倒吸了一口涼氣:“我說蕭大人……”

他打斷了她:“我心裡有數,不會有危險,還有,你喚我名字便是。”話落,眸光落在她臉上,說不出的柔和。

喚他名字麼?

薑雲姝唇角不自覺勾了起來,試探的喚了聲:“蕭奕?”

“我又不會吃人,這麼小心做甚。再說,你又不是第一次這般喚我。”

她老臉一紅,想起自己風風火火帶人去救他,情急之下喊了他的名字,反倒鬨了個烏龍。

“蕭奕?”

“蕭奕。”

“蕭奕蕭奕蕭奕。”

她像是得了什麼新奇的玩意,看著他喚個不停,直到他眸光溫柔,現了笑意,她才閉上了喋喋不休的小嘴,雙手托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瞧。

“你笑起來可真好看。”

“以後多笑笑好不好?”

明豔張揚的姑娘在他麵前甜美的像隻貓兒,蕭奕心下柔軟,就連聲音都帶了笑。

“好。”

薑雲姝彎了桃花眼,想想,她似乎鮮少在他這得到“不好”的回答。

同一片夜空下,穿戴鬥篷的老者緩緩踏入一間看似普通的民宅,身邊跟著個跛腳小童。

耶律齊背對老者:“我見過蕭奕身邊的那個女人,去查查她是誰。”

小童彎腰,恭敬的道了聲:“是。”

老者大齊衣飾,坐在耶律齊對麵,麵容普通到毫無特色,雙眼汙濁:“蕭賊子在大齊凶名赫赫,王子跟他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要處處小心。”

“我寧願與聰明人鬥法,也不願意被蠢人拖累,先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老者微微一笑,混濁的眼睛毫無焦距,小童遞了杯茶過來,他接過試了下溫度,忽聽耶律齊道:“我當年救下先生,為的可不是那一句空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