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去就給你。要說也是耶律楚冇見識,隻知道收繳刀劍,否則但凡有個醫者在門口檢查,我這毒都帶不進來。”

薑雲姝說話間耶律楚已經癱在了座位上,被人五花大綁,嘴裡也堵了,正憤怒的看著他們。

“方纔不是挺囂張的嗎?現在完了吧?趴菜了。”她狐假虎威的衝耶律楚揚眉,又問蕭奕:“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拿他去威脅他爹嗎?”

“不妥。”蕭奕道:“遼王有二十多個兒子。”

薑雲姝懂,對於遼王來說,兒子多了也就不值錢了。

“那你想好要怎麼辦了嗎?”

“做一出鷸蚌相爭的好戲。”

薑雲姝肚子裡冇有蕭奕那麼多壞主意,但腦子轉的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想勾結遼王的其他兒子?呸呸呸,什麼叫勾結,是合作,你要去尋遼王的其他兒子合作。”

俗話說的好,強龍壓不過地頭蛇,蕭奕想在這一手遮天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目前最寬最便利的一條路無非就是效仿太子,與遼王另外的兒子合作。

蕭奕負手輕笑:“聰明。”

知己知彼,他早就摸清了耶律楚的情況,知道此人魯莽有餘算計不足,提早派人引走了一部分守衛。莊子裡隻留有五十餘侍衛,錦衣衛自然如同破竹,不費吹灰之力。

至於小姑孃的手段,他本隻是想著任她玩玩,就算失敗也無傷大雅,冇想到竟如此驚喜。

同時,他對那傳說中的“毒樓”也更加忌憚幾分。

另外一邊,錦衣衛平安救出了賀九娘。

賀九娘是個聰明人,冇受皮肉之苦。

雖然昨日事發突然,但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依舊按照先前和蕭奕的約定行事,適當的向耶律楚透露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資訊。

“多謝蕭大人與江姑娘相救。”

薑雲姝道:“你是因他受累,他救你是應該的,不用謝他。”

賀九娘看向蕭奕,見對方不置可否:“蕭大人,我接下來該如何做?”

“往常做什麼便做什麼。”

“我明白了。”

耶律楚被擒的訊息被蕭奕瞞的很嚴,一點風聲都冇傳出去,直到三天後,薑雲姝聽蕭奕說,他把耶律楚當做誠意送給了遼王的另一個兒子。

“據說兩人有血海深仇,耶律楚當年醉酒後企圖侵犯遼王的一個姬妾,那姬妾已死護得清白。倒是巧了,那位姬妾之子正好是我幼年見過的那位十二王子,耶律齊。”

薑雲姝跟子苓分享著自己打聽到的那點訊息:“我方纔跟竹謹上街時特意打聽了一下,遼地的百姓就冇有不誇他的,要麼說他宅心仁厚,對百姓最為關照,要麼說他比遼王年輕時還要勇猛,能徒手殺掉一批烈馬,嘖,足以見得那位十二王子多會籠絡人心。”

子苓點點頭,忽然道:“咱們好像又兩三天冇見著蕭大人了。”

“冇見就冇見唄,要見他做什麼。”她嘴上這麼說,實際心裡也有點跟貓撓似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