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郊外莊子,早有人守候在門口,見有馬車駛來,揚聲問道:“可是肖老闆?”

竹謹替蕭奕回話:“我家主子正是。”

蕭奕翻身下馬,下人打量來人一眼,暗暗心驚,看這通身氣度,怕不是個簡單人物。

“七王子掃榻相迎,請進。”

薑雲姝隨著蕭奕下馬,臉頰被風吹的微紅,鬢間髮絲有幾根沾在唇角,透著幾絲彆樣風情。

蕭奕私心不想叫人瞧見她這般模樣:“頭髮被風吹亂了,我給你整理下。”

他站在她麵前,正好能擋住所有的視線。

她乖巧的等著,在他抬手的那一瞬間心怦怦直跳,不經意間抬眼,正好撞進他深邃眼眸,正巧他指尖不知有意無意,從她臉畔輕輕劃過,帶起一陣微癢。

她匆忙移開視線,聲音有點輕顫:“好了嗎?”

“嗯。”

他垂眸,將小姑娘嬌怯模樣看了個分明,一時私心更濃,愈發不想叫她被旁人看去。

偏有個煞風景的下人提醒:“七王子隻邀了肖老闆一人。”

“舍妹年幼,不方便一人在外。”蕭奕一本正經,磨蹭了半天才露出了身後那道纖細身影。

美人眼含秋波,身形似柳,下人眼底閃過驚豔,不知想到什麼,立馬改口:“那便一齊請吧。”

薑雲姝把馬鞭遞給子苓,提裙踏上台階。

不同於上次來此,莊子裡的下人應該被換了,一路遇見的隨從下人態度倨傲,各個眼睛長在頭頂。

她暗自撇了撇嘴,就連太子府的那些下人看見她表麵上也是客客氣氣的,真不知道這遼王子的下人在高傲個什麼勁兒。

進屋之前,下人特意搜了身,把蕭奕和周暄幾人的刀劍暗器全都收繳了。

屋裡笙歌嫋嫋,幾名打扮清涼的美姬盈盈起舞,七王子耶律楚懷裡抱著一個香肩半露的美人,腦袋正埋在對方懷裡動作,惹得美人嬌笑連連。

薑雲姝和蕭奕被人帶來,看見的便是這麼一場香豔景象。

嘖……這可真不見外。

她還冇感歎完,眼睛就被蕭奕給遮住了,清寒聲音入耳:“蕭某帶有嬌客,請七王子將歌舞撤下。”

耶律楚長得濃眉大眼,一臉絡腮鬍子顯得他年紀足有三十多,此時麵頰眉骨酡紅,明顯醉了。

他手裡揉捏著美人玉團,眯著眼睛打量著來人。

男子身形高大,樣貌俊朗,玄衣窄袖氣度不凡,他身邊那女子一襲素衣,縱被蒙了半張臉也依舊看得出是個美人。

耶律楚眼神幾乎黏在了那細柳般的腰身,忽然哈哈大笑,一把推開衣衫不整的舞姬:“都退下!”

舞姬紛紛退下,有兩個大膽的在經過他時暗送秋波,隻可惜蕭大人天生不懂何為憐香惜玉,愣是半個眼神都冇多給人家。

待屋裡乾淨了,蕭奕才鬆開擋著薑雲姝眼睛的手。

美人露麵,更是攝人心魄,耶律楚喉結不自覺吞嚥,幾乎貪婪的看著眼前的美人兒。

門扇開啟間,一股奇異香味自美人身上飄來,他猛吸了一口,滿足的眯了眯眼。

那眼神黏黏糊糊,看的人極不舒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