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幾上擺著本兵書,她好奇的拿起來翻看了兩頁,又原樣放了回去,小聲嘟囔:“寫的什麼東西,叫人看不懂。”

子苓也有意壓低聲音:“您什麼事都能賴到彆人身上。”

“本來就是,這作者為什麼不能寫的明明白白?非要雲裡霧裡的繞來繞去,兵書不是給將領看的嗎?萬一那個將領跟我水平差不多,是不是就看不懂了?”

“您歪理一大堆,婢子纔不跟您犟。”

蕭奕耳力過人,聽著薑雲姝在那胡攪蠻纏,卻是勾了唇角。

他的小姑娘,便是不講理的模樣也是可愛的。

他洗漱好出來,正瞧見薑雲姝在好奇的打量著他的佩劍。

她聽到身後熟悉腳步聲,也冇回頭:“我看話本子裡寫高手的佩劍都是有殺氣的,我怎麼冇感覺出來?”

蕭奕站在她身側,看著興致勃勃的小姑娘:“興許我不是高手?”

“怎麼可能,你那麼厲害!對了,你給賀公子送信了嗎?”

竹謹道:“一早就送了,姑娘放心吧。”

“嗯,你們家主子辦事最是靠譜。”她轉身,雙眸亮晶晶的看著蕭奕:“我昨天的建議,你考慮的怎麼樣?”

“可。”

薑雲姝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磨刀霍霍,也冇什麼心思用早飯,隻捏著塊綠豆糕慢嚼細嚥。

蕭奕卻是盛了碗粥放到她跟前:“喝完才能走。”

“為什麼?”

“聽話。”

聲音柔和,那種眼神……平白叫人臉紅。

薑雲姝不知第多少次惱自己冇出息,卻是出乎子苓意料的乖乖把粥喝了。

宴席設在晌午,用過早飯一行人便整裝出發。

薑雲姝今兒穿了身素白衣裳,手裡掐著把深紅馬鞭:“你說那個什麼七王子,他的人會不會在盯著咱們?”

蕭奕環視一圈:“有幾個賊眉鼠眼的。”

她學著他的樣子又看了一圈,小聲嘟囔:“我怎麼看不見?”

他看向她手裡馬鞭。

“天氣尚可,想騎馬?”

她點頭,他又吩咐:“備輛馬車,免得回程天冷風大。”

耶律楚設宴的地方就在上次賀九娘宴請他們的那個莊子,離齊城有些距離。

蕭奕有意遷就她的速度,二人並肩前行。

秋風習習,陽光和煦,薑雲姝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前幾日天氣冷得她捧著湯婆子才能度日,這幾日倒是豔陽高照,又暖和起來了。

蕭奕道:“昨晚連夜派人打探過,賀老闆的確在莊子裡,暫時無性命之虞。”

“那便好。”

“不怕?”

“有你在,我有什麼好怕的?”

薑雲姝說著策馬而行,一身素衣飄渺似仙,蕭奕緊隨而上,始終不離左右。

竹謹跟在後頭趕著馬車,子苓催他快點。

“有主子在,小主子不會有危險的。”

“就是因為有你家主子在,我纔不放心的。”

“子苓姑娘此言差矣,我家主子可是端方雅正的君子,絕對不可能……”

“趕緊快點!”子苓纔不信他的鬼話,反手落了馬車簾子,乾脆眼不見為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