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朝民風開放,女子地位頗高。

薑雲姝懶得男扮女裝,隻戴了幕籬遞帖子進了玉滿樓,被小丫鬟帶去了二樓包廂。

景昭一身月白錦服,生得唇紅齒白,腰間掛著玉佩香囊,典型的紈絝打扮。

“裴正軒的事情解決了嗎?用不用小爺帶人去揍他一頓?那孫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你身上,真是活膩歪了!”

薑雲姝坐在他身旁,往樓下的高台張望。

“我有辦法收拾他,不用你插手,都這個時辰了,怎麼還冇開始?”

二人青梅竹馬,性情相投,上一世薑雲姝嫁人那日,他跟著花轎哭了一路。她死的時候,景昭為了救父帶兵被困充州,不知結局如何。

“應該快了吧,我幫你打聽過了,今日出閣的花魁的確叫婉娘。”

說話間,樓下絲竹聲響起,一紅裳美人被簇擁上了高台,伴著樂曲翩翩起舞,媚眼如絲,身段似妖。

薑雲姝坐直了身體。

前世,瑞王曾在玉滿樓買下了一名叫婉孃的花魁獻給了太子。婉娘很得太子寵愛,一時風頭無兩,甚至引起禦史台彈劾東宮耽於女色,驕奢淫逸。

若婉娘能為她所用,離間一事,事半功倍。

一舞畢,男人們的眼睛各個都直了,婉娘傾身行禮,有人看呆了,手中酒杯叮噹落地。

鴇母將眾人反應看在眼裡,心滿意足,噙著笑說了些場麵話,很快到了叫價的環節。

場麵一片嘈雜,價格到了六千兩喧鬨漸漸停止,繼續加價的人寥寥無幾。

薑雲姝這纔開口:“叫價,六千五百兩。”

六千兩可不是小數目,景昭詫異:“你跟和她有交情?”

“冇有,但我要她有用。”

轉眼間,價格已經叫到了八千兩!出價的人也隻剩下了瑞王和薑雲姝。

鴇娘笑的合不攏嘴,婉娘微微垂眸,瞧著羞澀,眼底卻冇有丁點情緒。

包廂內,瑞王麵色陰沉,吩咐下人:“去看看對麵叫價的人是誰?”

私賣官鹽一案,瑞王妃牽涉其中,瑞王想請太子幫忙去北鎮撫司周旋,聽聞婉娘貌美無雙,就動了獻美的心思。

可美人計雖好,但若捨出的銀錢太多,就不值當了。

角落裡的一間雅室內,珠簾微晃。

“世子,蕭大人,打聽到了,外麵和瑞王叫價搶人的表麵上是長寧侯府的景世子,實際上是沈家的那位薑雲姝薑姑娘。”

蕭奕漫不經心的掃了眼對麪包廂,指尖不自覺的在桌麵上輕叩了兩下。

被稱為世子的是一名年輕的青衫男子,他身形偏瘦,皮膚透著病態的蒼白。

“素聞薑家有女,人如其名,姝色無雙,名動盛京,哪怕她平時行事太過張揚胡鬨,聲名不佳,登門求娶的人還是如同過江之鯽。”他雙目含笑看向蕭奕:“聽說顧安前幾日被薑家姑娘擺了一道,不知佳人可如同傳言那般驚為天人?”

“尚可。”

蕭奕聲音漠然,聽不出情緒。

“罷了,跟你說美人,無異於對牛彈琴。”青衫男子似是覺著無趣,隨手端了杯茶,正巧對麵景昭的包廂已經叫出了萬兩高價。

他輕笑:“不知瑞王能否捨得這萬兩白銀。”

蕭奕看著對麪包廂搖曳的珠簾,淡淡道:“世子這一計,怕是要落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