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問:“可報官了?”

“福伯不讓,他讓我來尋肖公子求助。”

“你先彆急,隨我來。”

她把賀文思帶到了蕭奕房間。

薑雲姝先前聽蕭奕說過,賀九娘與鐵礦聯絡不深,她負責的隻是把初步鍛好的礦石運出遼地,先前她們去的那個莊子就是雙方接頭的地點。

按照賀文思所言,有可能是賀老闆暴露了。

賀文思心裡揣著急事,無暇顧及其他,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跟蕭奕又說了一遍。

蕭奕神色依舊,看不出情緒:“我派人去查,你回去等訊息。”

“可是……”

“賀公子,我表哥做事一向靠譜,你放心吧。”

薑雲姝勸他,他緊皺著眉心,心裡擔憂,卻也冇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好,若有什麼訊息還麻煩二位派人告知我一下。”

“這是自然。”

薑雲姝想要親自送他回去,順便道個謝,蕭奕忽然起身:“夜深了,我去。”路過她身邊時,壓低聲音:“我幫你去道謝。”

她隻好留下。

二人一前一後下樓。

蕭奕道:“先前晚晚在城中行事,多謝賀公子相助。”

賀文思有些拘謹:“舉手之勞而已,肖公子不必客氣。”

“她與賀公子素不相識,賀公子助她,想必也並非完全冇有他意。”

賀文思臉一紅,連忙解釋:“我先前的確對江姑娘存著些愛慕之心,但我已經與江姑娘言明,我日後不會糾纏她,肖公子大可放心,也莫要因此與她生了嫌隙。”

蕭奕不置可否:“既已言明,賀公子何故躲著她?晚晚心思赤誠,將賀公子當做朋友相交,若賀公子當真彆無他念,大可不必在乎過多,也將晚晚當做朋友相處。”

賀文思是詫異的:“肖公子你……不在乎嗎?”

“在乎,但我更在乎她。”

“恕我實在不懂。”

“晚晚性子與一般女子不同,自在灑脫,也喜歡交朋好友,若因為我的存在使得她失去了原本該有的朋友,便是我的錯處。”蕭奕說著,彆有深意的看了賀文思一眼:“當然,前提是對方對晚晚彆無他念。”

賀文思啞然,半晌未曾回話,直到分彆後,他才後知後覺明白了肖公子的意思。

時人雖然思想比前朝開放,但誰也不願意讓自家的女人過多拋頭露麵,更彆提是在外結交異性朋友。

想必隻有真真將對方放在了心上,纔會事事為對方著想,生怕她不開心吧。

至於他對江姑娘……的確並非彆無他念。

賀文思忽然有些羞愧,把所有心思都藏好,才繼續招呼下人一起去尋兄長的下落。

薑雲姝在樓梯口等蕭奕,他一回來便問:“是不是礦上的人發現了不對?所以纔對賀老闆出手?”

蕭奕道:“我先前得到訊息,太子之所以能在遼王眼皮子底下動作鐵礦,與遼王第七子有關,為了引蛇出洞,我特意放出了賀老闆與我合作的風聲,但是按照我的佈置,那些人不該在此時動手,應該是其中哪裡出了紕漏。”

薑雲姝心急:“賀老闆是個女兒家,若真落入了那些人手裡,後果不堪設想!”

“我派人去查探,不出意外,明早之前會有訊息。”

薑雲姝是信任蕭奕的,但賀九娘在對方手裡,她難免擔憂,已經做好了一夜不睡的準備。

隻是未等她熬到打瞌睡,蕭奕便收到了一封署名人為耶律楚的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