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死不瞑目,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手裡抓著一塊令牌,後來我查到,那塊令牌出自太子近臣府中。”

“兄長死在揚州,我也被承恩侯派去刺殺的人重傷,若非遇著了一位心善的夫人,我的命也許也會留在揚州。”

薑雲姝驚訝到不行。

她在盛京時,從旁人的隻言片語中大概知道他幼時過的不算好,卻未曾想過他的過去會是這樣的。

他的親兄長,竟也是被太子所害!

“可是…承恩侯不是你的親生父親嗎?他為何要對你下毒手?”

“他與我生母感情不合,偏愛平妻與其所生的孩子。”

他說這些的事情麵無表情,似乎是在說彆人的事情。

“承恩侯可真不是個東西!都是人心是肉長的!他怎麼就……還有太子!他做了那麼多壞事!怎麼還能好端端的坐在高位上!蕭家兄長那麼好的人……老天爺可真是不長眼!真是不長眼!”

她氣的語無倫次,攥緊了拳頭,替他惱蒼天不公,為他恨事事難平。

蕭奕反倒安撫她:“都過去了。”

“哪能真的過的去,至少我是怨的。”她低聲道:“我怨聖人當年決策失誤,怨聖人隻把我父親當做趁手利器,怨太子與廣平王心如蛇蠍……反正這件事情在我這是永遠過不去的,哪怕有朝一日我替父親報了仇,這件事情也過不去。”

她目光近乎執拗:“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過的,哪怕做了再多的事情去彌補,當年的事情也無法改變。”

他冇接話,心裡對於她的話卻是認同的。

她問:“你呢?你怨恨太子,怨恨承恩侯,怨恨這個世道嗎?”

他不曾猶豫:“怨。”

“所以,你為官掌權,是為了替蕭家兄長報仇?”

“對。”

“很辛苦吧?”

她問:“一個人走過那麼多路,很辛苦吧?”

從未有人問過蕭奕這個問題,他心裡某個柔軟的地方忽然被觸動,仔細思考了一下,回她:“還好。”

世道艱阻,但好在,他遇見了她。

薑雲姝覺得他在說謊。

她一路走來身邊有許多人相助,尚且孤獨難熬,他從始至終孤身一人,如何會還好?

她很心疼這個男人:“以後再有人欺負你,你來跟我說。”

“好。”

“我雖然冇什麼幫你報仇的能耐,但是我能跟你同仇敵愾!”

“真厲害。”

他輕笑,言語間冇有半點敷衍,也冇有半分看不起她的意思,倒像是…在哄小孩。

但她心裡還挺高興的。

“蕭奕,我真的很幸運。”

“很幸運能遇見你。”

“也謝謝你幫我。”

這一晚,薑雲姝睡了個好覺。

她決定了!等蕭奕辦好鐵礦的事情,她就跟蕭奕坦白一切!

他若是嫌棄她,她便收了心思,以後跟他橋歸橋路歸路。他若不嫌棄……

薑雲姝捂著通紅的臉傻樂。

“姑娘,您笑什麼呢?”

“準備筆墨,我要給蘇姐姐寫信報平安。”她每逢五日就會送一份信回去,不然以蘇月暖的性子,一準坐不住,也看不得她在外麵胡鬨。

提起筆,她卻寫了另外一件事,嘴裡嘟囔著:“不成,這事還是等我回去再跟她說吧。”

子苓好奇:“您嘀咕什麼呢?怎麼一大早就奇奇怪怪的。”

薑雲姝笑眯眯的寫著信:“先保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子苓狐疑的看著自家姑娘,又往外頭蕭大人的房間瞧了瞧。

似乎明白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