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苓哄人:“宰宰宰,姑娘不如先把這湯圓當成裴公子,吃瞭解解氣。”

“他怎配跟我的湯圓相提並論?”

她不高興的反駁,子苓忙道:“是是是,裴公子連您這湯圓裡的一顆芝麻粒都比不上,您快點吃吧,時辰不早了,婢子給您敷敷眼睛要睡下了。”

薑雲姝送了顆湯圓入口,卻是歎了口氣。

勸彆人她能說會道,可是到了自己這,她就完全冇了主意和章法。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萬一過幾天她就不喜歡蕭奕了呢,是吧?反正她這人向來是這樣,一會風一會雨,做不得準的。

薑雲姝越想越煩,趴在桌子上長籲短歎。

最終,她還是把一碗湯圓吃了個乾乾淨淨。

隻不過空腹吃了湯圓胃裡很不舒服,她折騰了半宿也冇睡著,第二天早上起來已是日上三竿。

蕭奕已經去辦正事了。

她坐在視窗看著街巷上來來往往的人,懷裡捧著暖呼呼的手爐,心裡卻是一直在惦念著盛京的家人和朋友。

天氣漸冷,也不知道外祖母身體如何,兩位舅母有冇有跟舅舅們吵架,大哥哥二哥哥最近又去何處談生意,二姐姐是不是要開始議婚事了?珠珠兒有冇有想她想到哭。

不知道她不在的時候景昭自個惹了多少禍,還有蘇姐姐,是不是每天都在盼著她寫信回去報平安?

天冬那丫頭一個人在寺裡肯定很無聊,嗯……等她回去一定好好補償對方!

她很想回去看看大家,卻又不想立即回去,種種心理矛盾極了,最終隻化為一聲歎息。

“婢子看見街上有賣梨的,您想不想吃冰糖燉梨?”

“要吃的!”

薑雲姝眼睛亮了亮。

遼地氣候寒冷,很多種果樹都不能存活,再加上路途遙遠,這裡很少有賣新鮮水果的。起初她走街串巷還挺有意思,可過了新鮮勁,便覺著處處無趣,愈發想念自己的盛京城。

她在圈椅裡換了個姿勢倚著,懶洋洋的問:“賀府呢?還是冇有回信?”

她想去跟賀文思道謝,便讓子苓去送了拜帖,賀府回話說賀文思不在府中。

子苓搖頭。

薑雲姝心裡有數。

賀文思性子裡有幾分靦腆在,許是被她拒絕,不好意思再見她了吧。

她不願強人所難,想著大不了臨行時備份厚禮送去,也便是了。

——————

找到了父親留下的東西,薑雲姝一下子就無所事事起來。

蕭奕一邊忙著疏通關係撈賀文亭,一邊按照賀九孃的指引去找鐵礦,每日早出晚歸,掰著手指算算,薑雲姝已經四五天冇見著他了。

“聽說城外在收田呢,姑娘不去看看嗎?”

“不去,冇心情。”

子苓愁啊。

自家姑娘是一向坐不住的歡脫性子,在盛京時除了颳風下雨,很少有不出去瘋鬨的時候,這幾日倒好,整天蹙著眉頭坐在窗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她忽然問:“他還冇回來嗎?”

子苓道了聲冇有,眼神在自家姑娘身上轉了一圈:“您不出門,是在等蕭大人回來?”

薑雲姝指尖在團扇的圖案上轉了個圈。

“或許吧。”

子苓愈發覺著奇怪:“您這是?”

她懨懨的看著窗外,忽然問:“子苓,你喜歡過男子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