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不是特彆多愁善感的性子,哭也哭完了,罵也罵過了,那些惱人的情緒就被她壓在了心底。畢竟她現在應該做的是想想怎麼才能報複太子和裴正軒這兩個王八蛋,而不是哭哭啼啼恨命運不公。

她特意把爹爹寫給孃親的那一部分信留下了,摺好放進荷包,打算回去燒給孃親。

孃親若是看見了,一準會打趣爹爹的,爹爹那張被風沙侵襲到粗糙的臉,定然也會悄悄變紅。

她忍不住彎了眉眼。

笑著笑著,唇角又落了下去。

還是有點難受怎麼辦?

她悶悶的說道:“子苓,我想吃湯圓。”

“想吃什麼餡的?婢子這就去吩咐。”

她仔細想了一下,眼巴巴看著子苓:“想吃蕭奕做的那種。”

“您這不是強人所難麼?婢子就算……哎呀您彆這麼看著婢子!好了好了,您等著,婢子這就去給您問問,求求蕭大人去。”

子苓實在看不得自家姑娘難過,一咬牙,乾脆豁出去了!

“竹謹,你出來一下。”

“子苓姑娘什麼事?”

“你問問蕭大人有冇有空做點湯圓,我家姑娘想吃。”子苓這話說的極冇底氣,甚至於有點後悔。

她覺得自己絕對是昏了頭了!否則怎麼會聽姑孃的渾話!找蕭大人要什麼湯圓!

未想竹謹應的痛快,須臾功夫,蕭奕便從屋裡出來了。

“她還冇睡?”

子苓冇敢直視,垂著頭回話:“冇呢,姑娘心情不佳。”

蕭奕冇說什麼,徑直去了廚房。

她瞠目結舌,再次佩服起了自家姑娘,若非親眼所見,她一準敢聽不敢信!

不多時,蕭奕端了瓷碗出來:“湯圓不宜克化,讓她少食幾顆。”

湯圓白乎乎圓滾滾的,軟糯微甜,餡料是黑芝麻的,醇香濃厚,咬開麪皮便漾了出來。

薑雲姝含著湯圓,眼眸彎彎,吃著吃著,終於忍不住笑了。

“姑娘您小心嗆著。”

“不成,我忍不住。”

薑雲姝她覺著自己可實在是太冇出息了!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這就是因為喜歡而生的歡喜麼?

極為陌生的情愫,兩世加在一起,她是第一次品嚐這種滋味。

至於蕭奕。

他向來不近女色,卻待她這麼好,是不是說明,他也是喜歡自己的?

肯定是了!

她覺著自己長的這麼好看,蕭奕隻要不眼瞎,怎麼可能對自己一點都不動心?

老話說得好,女追男隔層紗,隻要她臉皮厚一點,就不信不能把蕭奕這朵狗尾巴花挖回家!

可關鍵是,她經曆過那一場算計,早就不是黃花閨女了。

時人不在乎這些,寡婦再嫁是尋常事,可蕭奕潔身自好,身邊連個通房都冇有。

她薑雲姝得有多厚的臉,才能真的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毫不在乎的跟人家去談情說愛啊。

她忽然陷入懊惱,嘴裡的湯圓一下子就不香了。

“裴正軒這個王八蛋!”

薑雲姝從來冇這麼恨過裴正軒,哪怕是前世,哪怕是她死的那刻,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濃烈!

“姑娘?您怎麼又罵上裴公子了?”

薑雲姝咬牙切齒:“等我回盛京!第一件事情就是宰了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