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心的溫度透過衣衫,清冷的聲音衝去了她眼底赤色,薑雲姝抬頭看他,所有不甘與憤懣都化作了滿腹委屈,她強忍著,把信遞給他:“你也看看吧。”

蕭奕的反應比她平靜許多,可依舊被信上內容震撼到了。

他緘默片刻,未對信上內容發表意見,而是安慰她:“薑將軍怕你與薑夫人陷入危險,這才把事情處理的極為隱秘,否則他當年大可豁出去,總能令此事透出幾分音訊。”

薑雲姝說不出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

自古忠義難兩全。

當年父親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性命堪憂,為了保護她和孃親,也為了真相能重見天日,倉促之間佈下了一個又一個局。

機緣巧合之下,有些局成了,有些局散了。

蒼天憐見,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這才令一切得以真相大白。

她不想哭,她想笑,她終於找到了前世令自己和沈家被太子針對的原因,終於不是那個始終被矇在鼓裏的傻子了!

可是。

可是如果一切冇有重來,父親九泉之下又如何瞑目?沈家又做錯了什麼?她又何其無辜?!

她笑不出來。

眼睛酸澀的厲害,一滴又一滴淚順著臉頰滾落在衣襟。

蕭奕很心疼,心疼這個年紀輕輕卻揹負了太多的小姑娘。

他想抱著她,告訴她有他在,他不會讓任何人的陰謀得逞,他會幫她撐起一片天,讓她繼續做那個無憂無慮嬌蠻霸道的薑大姑娘。

可是他怕嚇著她,隻能抽出汗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拭去臉頰淚水。

“蕭奕,我心裡難受。”

“想哭便哭吧。”

他記憶裡的小姑娘總是明媚的,正如那日街上偶見,她揚著下巴笑的張揚,鬢間珠花細碎了陽光,就像是她院子裡的那叢芙蓉。

如今嬌氣的芙蓉被雨露侵染,反而更加叫人憐惜。

她果真冇有半點客氣,淚珠子不要錢似的往下砸,直到哭的眼睛都疼了,啜泣聲才漸小。

姑孃家的眼淚足足濕了兩條帕子。

蕭奕默默又換了條。

姑孃家果真是水做的。

薑雲姝吸了吸鼻子,紅著眼睛看眼前沉默的男人,又忍不住癟了癟嘴。

太丟人了!自打爹孃去世,她在人前哭成這個德行,實屬第一次。

她有些難為情,捂著臉後悔。

他問:“好些了?”

“一點點。”

“喝杯水。”他試了下茶壺的溫度,給她倒了一杯菊花茶:“掉了那麼多珍珠疙瘩,總得補補。”

“淨糊弄人,哪有這麼補的。”茶水潤喉,她嗓子舒服了些,鼻音還是濃重:“你不許笑話我!也不許把這事說出去!”

嬌嬌軟軟,柔的人心都快化了。

他哪裡捨得。

“好,不笑話,也不說。”

“那…那我們說正事吧。”薑雲姝平複了一下心情,緩緩說道:“先不細究當年先帝之死究竟是自然還是人為,單說聖人登基,這應該是廣平王和太子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們也許打著黃雀在後的主意,但是冇料到廣平王會被老頭子一怒之下毒死,太子失去一大助力,不敢妄動,否則這天下如今在誰手還不可知。”

蕭奕頷首,讚同她的說法。

太子竟然不是聖人親生骨肉,這條訊息一出,足以動亂朝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