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朦朧,詔獄內卻依舊亮如白晝,痛苦的嘶喊和怒吼聲此起彼伏,仿若煉獄。

“蕭奕!你這個喪儘天良的畜牲!竟然對朝廷命官屈打成招!枉費聖人對你的信任!你一定會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蕭奕鳳眸含著嘲諷,緋紅的飛魚服被血染上一片暗色。

“屈打成招?”他握著染了鮮血的鞭子,迫使林正然抬起了頭:“林大人可還記得十五年前任蘇州刺史時,曾做過什麼?”

林正然瞳孔猛地擴大,不敢置信!冇來得及說什麼,喉嚨已經被蕭奕狠狠的掐住。

很快,頭無力的垂下,再無生息。

周圍的錦衣衛和獄卒目光淡然,早已習慣了這一切,有條不紊的收拾好了一切。

蕭奕慢條斯理的擦拭著手指上染著的鮮血:“放出訊息,林大人年紀大了,冇能捱過詔獄中的刑。”

有人應了,又道:“大人,忠勇候骨頭挺硬,刑具用了一遍也不肯開口,看著像是豁出了命也要保他上麵那位,不過隻要他的命還在,屬下就有辦法讓他張嘴。”

“讓他儘快畫押,將事情儘數推到端王身上。”

從詔獄回到承恩侯府,蕭奕自暗格內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名冊,找到了林正然的名字,用硃砂劃了下去,合上雙目,掩住了其中血色。

冊子上共有二百五十七人,都是當年參與過那件事情的人,如今僅剩二十人在世。

又過了許久,房門被叩響:“水已備好,請主子沐浴。”

“嗯。”他淡淡應了聲,掩住了掌心那顆小巧玲瓏的耳墜子,眸色微暗,唇角緩緩挑起了一個弧度。

他忽然想起,她說隻嫁心悅之人。

------

“公子,貴人又送了信來。”

小廝綠竹雙手遞信,裴正軒眼底閃過一抹嫌惡,又很快掩去。

“冇想到薑姑娘竟然不在薑老夫人這一脈之下,小的特意又派人去了薑家一趟,薑老夫人破口大罵,看樣子咱們送去的東西她是不打算還了。”

“無妨。”裴正軒聲音溫潤:“派人盯著,我要知道雲姝的一切動向,這幾日她對我的誤解頗深,我要找個機會與她好好解釋。”

“從前薑姑娘待公子雖然疏離,但還算客氣,可如今見麵就是冷言冷語,怕是真的惱了您,您要不要備份厚禮?”

“不用,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

提筆回了封信,裴正軒抬首看著牆上畫中笑意嫣然的女子,溫潤的眸光中隱隱夾雜著一抹微不可察的偏執。

“表姑娘自打出事便一直不吃不喝,瞧著怪可憐的...公子,您要不要去看看?”

綠竹小心翼翼的試探,裴正軒卻始終看著那一副畫,恍若未聞。

------

薑雲姝將蕭奕送來的信用火漆封好,琢磨著尋個恰當的時機把信送出去。隻要太子對裴正軒生出嫌隙,不給其向上爬的雲梯,沈家就不會陷於危難。

思索間,天冬撩開珠簾,笑著道。

“姑娘,衣裳熏好了,景世子也已經到了玉滿樓等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