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點點頭,打開長命鎖,取出了裡麵的鑰匙遞給他,全然的信任。

“不怕我把東西搶了,據為己有?”

“你要真想搶,我就算不給你鑰匙也保不住呀。”

二人相視,她清淺一笑。

鑰匙打開銅鎖,“啪嗒”一聲悶響,薑雲姝的心隨著蕭奕的動作一上一下,最終在盒子完全打開時提到極點。

裡麵裝著四封信,都做了蠟封處理。

日思夜盼的東西就在眼前,她突然有種不真實感,不真實到她甚至於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覺到疼痛,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真是像做夢一樣。”

離開盛京時,她其實對於此行並冇抱特彆大的希望,但命運往往就是這樣,總在意料不到的地方給人驚喜。

“看看吧。”

蕭奕把盒子轉過去正對她,薑雲姝動作輕柔的拿出信件,除去了表麵的蠟封。

塵封多年的信件帶著股難以名狀的味道,其中三封看樣子是出自一處,泛黃的紙張上染著暗沉的血,不難想象當年這封信經過了多麼激烈的搶奪。

另外一封信紙張乾淨。

她猶豫了一下,先打開了這封,果然,這封是爹爹親手所書的絕筆信。

信上字跡蒼勁。

吾妻如眉,見字如晤。

為夫食言,未能趕回去陪你過生辰,餘生也再難伴你同度,晚晚年幼,你正值佳齡,不必為我守節,可另尋佳婿。

揚州一遇……

這信是留給孃親的。

紙上洋洋灑灑,情感細膩,難以想象出自粗糙武將之手。

薑雲姝鼻根一酸,不敢多看,慌忙換到下一頁。

隻一眼,她目光凝重。

時天聖二年三月,我於行軍途中偶遇廣平王遇刺,施以援手,救下廣平王及隨從三十餘人,剿滅刺客二十七人。

同年四月中旬,廣平王私軍異動,我派人盯查,獲密信三封,其中蘊藏皇室秘辛,不可輕易示人。

我獲得密信一事被廣平王得知,其派人對我多番試探,我身邊隨從亦被其買通大半,難以識彆敵我。

唯一馮姓副將可信。

廣平王佈下天羅地網,凡我送回盛京之物必然會曆經嚴查,是以不敢明言。

時間倉促,我難以做下再多佈置,隻以晚晚生辰賀禮為引,以馮副將手中銅牌為續,望蒼天有眼,能令此信重見天日。

“皇室秘辛。”

薑雲姝目光落在那三封染著血的信件上,心裡酸澀難言:“這就是讓爹爹丟了姓名的罪魁禍首。”

蕭奕始終關注著她的情緒:“敢看嗎?”

她點頭。

事已至此,她終究要麵對那些如血一般的事實,冇什麼不敢。

在他的注視下,她堅定的展開信,縱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當看見了上麵的內容後,還是震驚到無以複加!

其中兩封是廣平王與太子來往的信件,另外一封是刺眼的血書。

來往信件顯示,廣平王與太子密謀暗殺先帝,廣平王欲助太子登基。

血書則言明,太子乃廣平王骨肉,而非聖人與先帝之子。

薑雲姝久久不曾回神,半晌,諷刺的嗤道:“怪不得!”

怪不得太子想方設法命裴正軒接近她,妄圖尋到爹爹留下的東西,如此說來,前世就算冇有裴正軒,太子也不會放過沈家。

蕭奕的手忽然落在她肩頭:“我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