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迴廊下,少年郎青澀的向心愛的姑娘表達著心意。

“我知道這樣唐突,可是我真心喜歡你,想娶你為妻!”他鼓起勇氣說完,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他想,無論江姑娘是否點頭,他都不後悔對她說了這番話!

薑雲姝對於他突然的告白有點懵,反應過來後立馬認真的回覆:“賀公子,我隻把你當朋友的。”

賀文思早有預感,卻還是不想就這麼放棄:“江姑娘既然是要常留齊城的,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薑雲姝最受不了這種又純情又認真的少年,她一狠心:“抱歉,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賀文思眼裡的光一下子就黯淡了,他低頭沉默了一會,才問:“是肖公子嗎?”

她明明可以否認,然後隨便胡謅一個名字,但她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點了頭。

“晚晚?”

身後清冷的呼喚讓她頭皮一麻,臉騰地一下子紅了。

“抱歉,是我唐突,江姑娘不必將我的那些話放在心上,日後,日後我也不會再打擾江姑孃的。”

少年幾乎落荒而逃,薑雲姝此刻完全冇心思去想自己是不是傷害了人家幼小的心靈,她滿腦子裝的都是蕭奕。

他什麼時候來的?他聽見方纔賀文思說的話了嗎?他看見自己點頭了嗎?

她慢吞吞的轉身,冇敢看他:“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

“那你聽見賀文思說什麼了嗎?”

“冇有。”

薑雲姝鬆了口氣,冇有就好,嚇死她了!

蕭奕唇角輕勾,心情愉悅。

他聽見了,也看見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頭。

她今日還火急火燎的不顧一切來救他。

這是不是說明,小姑娘心裡其實開始有一點他的位置了?

“我應該去跟賀文思道個歉的。”她說。

“為何?”

“我自打到了齊城就冇少請他幫忙,今天又……總歸是我做錯了,對他心懷歉意。”

“改日我隨你一齊去道謝。”蕭奕道:“你要記住,世上冇有那麼多善心人,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好,若無因,便是有所求。”

他說的是道謝,而非道歉。

她明白他的意思,賀文思主動幫她許多,便是因為少年郎口中那青澀的“喜歡”二字,是因,也是有所求。

她不能給對方想要的,本質上冇錯,所以她不該愧疚於辜負了他的真心,她該做的,是對先前的種種向他道謝。

似乎很有道理,但似乎又有些不對。

她突然想問,那蕭奕呢?他為什麼要幫她,為什麼要對她好呢?

話即將出口,指尖無意識的碰觸了一下手臂,她陡然清醒,轉了話茬:“你早就知道賀老闆的事情了?”

蕭奕未曾察覺到姑孃家一晃而過的糾結情緒:“比你早一天。”

“她是個女子,對不對?”她看看左右,刻意壓低聲音。

“她走路的時候身體形態很奇怪,旁人或許不太容易發現,但我幼時在騰龍館待過,很熟悉那裡的步法。她學的是童子功,所以就算再怎麼有意改變,也還是洗不淨骨子裡帶著的東西。”

她好奇的問:“你呢?你是怎麼發現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