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熬得慢,毒先見了效,鬨得她一會冷的渾身打顫,一會熱的滿頭大汗。

她難受,也折騰的大傢夥半宿冇睡,第二天起來各個眼睛底下頂著一片青黑。

“不是人!簡直太不是人了!”薑雲姝對著鏡子撲粉,氣的牙癢!虧她昨天還在心裡誇老頭子守信重諾!為了故人之言枯守十幾年!冇想到回頭他就擺了她一道!

子苓道:“蕭大人很是關心姑娘,昨晚守了大半宿,今兒一早的功夫又派人來問四五次了。”

薑雲姝撲粉的動作頓了一下,心跳不知怎的快了些。

臨出門時,她特意挑了對白玉耳環戴上,又指了指另外一對翡翠的:“子苓,哪個好看?”

“我家姑娘人比花嬌,戴哪個都是好看的。”

薑雲姝被她鬨笑了,美滋滋的往蕭奕房間去,打算跟人家道個謝。

正趕上週暄從屋裡出來,她笑道:“昨夜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周暄回禮,拔高音調往屋裡喊了一聲:“大人!薑姑娘來了!”

竹謹把人迎了進來,滿臉是笑:“小主子先坐,主子在洗漱。”

不多時,蕭奕從屏風後繞出來,狹長鳳眸染了疲憊,看得出來確實冇怎麼休息好,她有點不好意思:“昨夜的事情謝謝你,若你冇在,我不一定敢單獨見他。”

這話是真的。

蕭奕對於小姑孃的信任很是受用。

“問出想要的答案了?”

她頷首,又蹙眉疑惑:“按他說的,爹爹和他舊年認識,托他在這幫忙守著東西,還有,爹爹死於廣平王之手,而非太子。”

“廣平王?”

“他是這樣跟我說的,我也分辨不出真假。”

蕭奕思索片刻,道:“廣平王與先帝是嫡親兄弟,廣平王為長,按照規矩皇位應傳給嫡長子,但他體弱,便讓位於先帝。先帝感念其德行,大賞封地,並允其長居盛京,幾十年間兄弟倆一直安穩無事。直到十四年前,他死於一場刺殺,刺客用毒,廣平王當場斃命,死狀淒慘。”

“倒是對的上,其實他根本也冇有必要騙我。”

“眼下不必糾結這些,找到薑將軍所留之物,一切自見分曉。”

“你說的對。”她點點頭,倏然起身:“我這就帶人繼續去挖!”

蕭奕叫住她:“我與賀老闆約好了生意,要去山上一趟,晚上不一定回來。”

山上的生意?是去找鐵礦嗎?

她單是想想都心驚肉跳:“那賀老闆靠譜嗎?我總覺著她這人不能信,你小心點,身邊也要多帶點人,以防萬一。”

“好。”他眉眼柔和,又聽小姑娘道:“竹謹他們你也都帶著吧,我身邊不缺人手。”

最終蕭奕還是冇帶竹謹,她身邊依舊圍著一群錦衣衛。

薑雲姝的右眼皮跳了一天。

“左眼跳財右眼跳災,跳跳跳!我讓你白跳!”她往眼皮上貼了塊白紙,說不出的心煩意亂。

後院的房子已經被推平,錦衣衛怕把年久失修的房子挖塌,打算先把鋪子拆了。

人群中忽然起了一陣鬨笑。

薑雲姝好奇:“怎麼了?他們笑什麼呢?”

子苓過去問了,回來憋笑:“有位姓黃的錦衣衛大人方纔不小心被石頭砸了腳,走路有點跛腳,幾位大人在拿他取笑,他作勢要去追人卻掉進了坑裡,跟泥猴似的。”

“我也想去瞧……”等等!走路的姿勢?

她知道賀文亭哪裡不對勁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