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叫他欠爹爹一條命?

她呼吸忽然緊促:“當年我爹體內所中的毒,與你有關?”

老者吃肉的動作總算停下了,他用衣襬擦了擦手,表情突然正經起來,帶著強烈的煩躁。

“薑崇的死不是我本意,但他所中之毒出自我手!是我手底下那些瞎了眼的東西賣出去的!”

薑雲姝明白了,當年下毒的人在毒樓買了藥,老頭子一直守在此處,或許便是因為曾與父親相交,心裡存著份愧疚吧。

“買毒的人,是當今太子?”

她幾乎篤定這個問題的答案,但老者卻否認了。

“不是,是廣平王。”

廣平王?

這出乎薑雲姝的意料與認知,她震驚的看著老者。

“放心,我早就用同樣的藥毒死了他。”他笑容陰森:“騙了我的人,活該死無全屍!”

她一時冇回答,老者話中的資訊量有點大,她有些接受不來。

他與父親認識,受父親相托守在此處,且父親當年所知的秘密可能牽扯到了太子和廣平王?

老者突然問:“小丫頭,你可恨我?”

薑雲姝搖頭,言語低落:“若我被人用刀砍死,總不至於去恨那個賣刀的人吧。他想害我爹爹,就算不買毒樓的藥,也會用彆的辦法。錯的是人心,而不是這一味毒藥。”

“知道毒樓?”

“嗯,聽彆人說的。”

“行了,該說的都說了,我也吃飽喝足,該走了。”

“前輩,我能問問您叫什麼嗎?”

“怎麼?你不是記得前世?”

語調揶揄,一聽就是壓根冇信她說的那些話,隻不過不知為什麼,他為什麼冇追究她知道鶴年這事,也許是根本冇把這事放在心上吧。

她無奈一笑。

老者問:“對了,外麵那小子跟你什麼關係?”

薑雲姝冇料到他會問這個,頓了一下纔回答:“朋友。”

“朋友?”他明顯不信,卻也冇追問,扶著桌子緩緩起身,忽然對她露出了一個怪異的微笑。

“既然你口口聲聲承我所學,那就自己把毒解了吧!”

毒?

薑雲姝瞪大了眼睛,後知後覺發現自己手腳發麻,暗罵了一聲老王八蛋!

“什麼毒?”子苓嚇得小臉煞白,緊忙跑到自家姑娘身邊:“姑娘!您冇事吧?”

老者開了門,正見蕭奕守在門口,幾乎第一時間透過他看向薑雲姝,大有屋裡的人有半分不妥,就隨時要對老者出手的架勢。

她深吸了一口氣,咬牙切齒:“我冇事,讓他走。”

“一點小禮物罷了,看看你們,緊張什麼。”老者笑著拿起菸袋,煙氣繚繞間,解了他入門時提前佈下的毒。

周暄持刀立於樓梯旁側:“大人?”

“放他走。”蕭奕說著快步走進房間,眼裡滿是麵前臉色泛白的姑娘:“如何?”

“冇事,叫人去給我抓副藥,不是什麼要緊的毒藥,死不了人。”

的確死不了人,但能讓人餘生都無法安枕。

她說自己會解毒這事要是騙老頭子的,下場絕對很慘!果然,什麼故人之女,在老頭子這一點都冇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