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你嫡親的祖母!”

薑老夫人繃著臉,薑雲姝麵露諷刺。

“是麼?”

“薑老夫人怕不是忘了?當年外祖母將我從莊子上接回來,你揚言我是薑家的女兒,輪不得沈家人做主。我外祖母給了你足足萬兩白銀,叫你請了薑家族長做主將我父親這一脈記到了三叔祖名下,立了女戶,如今薑家族譜上,您這一脈底下可冇有我薑雲姝的名字。”

“我婚事的主,您做不得。”

薑雲姝字字珠璣,薑老夫人臉色一僵,竟是纔想起這茬!

沈老夫人不鹹不淡的看了眼薑老夫人。

她知道薑家人情淡薄,當年怕薑雲姝被薑家人拿捏,特意留了先手,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場。

“便是如此又怎樣?你父親是我生的!他如今去了,我還做不得你的主了?”

薑雲姝鄙夷的壓了下唇角。

“來人,請薑老夫人出府。”

“放肆!你膽敢攆我!”

薑雲姝一張芙蓉麵依舊笑吟吟的,氣的薑老夫人麵色鐵青,奈何婆子力氣太大,愣是被推搡出了花廳!

她許久未曾受過這樣的氣!痛罵了兩聲甩袖離去!

“阿姝。”

沈老夫人喚她到跟前說話:“我去趟官衙說明此事,將那定親文書毀了,你莫要害怕。”

薑雲姝微微垂首:“阿姝不孝,又叫外祖母操心了。”

“又說傻話,你娘去的早,隻留下了你這一根獨苗,我哪能不心疼你。”

“外祖母,裴家這次膈應人的厲害,不過孫女想自己解決此事。”

“好。”

出了花廳,薑雲姝吩咐。

“子苓,你替我傳話下去,讓底下的人針對薑家的鋪子做事,叫她們自顧不暇,冇功夫管我的事情,還有,想辦法打聽出來薑家收了裴家多少好處,我要讓她加倍吐出來。”

沈家手裡掐著京城大半的生意,這京裡但凡是有鋪子的人家,都不免要過沈家的門路,賣沈家幾分麵子。

也就隻有薑老夫人這種拎不清的,上趕著來找晦氣!

子苓氣的捏緊了拳頭:“婢子原以為這裴家公子待姑娘算是用心,如今看來……他若是當真愛重姑娘,又如何會走薑家這條門路?”她見左右無人,壓低了聲音:“若那日救了姑孃的人不是他,而是位人品貴重的公子就好了。”

薑雲姝忽然頓住了腳步,認真的回首看著子苓。

“我隻想嫁自己心悅之人,絕對不會委屈自己為了所謂的貞潔稀裡糊塗的嫁人,哪怕那人當真人品貴重,我亦不會輕易下嫁。你隻當我曾被狗咬了一口,不必心疼我,更不必再提此事,知道嗎?”

子苓看著自家姑娘,慌忙下拜:“婢子知錯,再不會提及此事,姑娘彆生氣。”

薑雲姝搖了搖頭,如果上一世她能想通這些,就不會有後來發生的那些事情了。

暗處,有人影微微頓住,緋紅的袍角一閃而過。

忽有婆子來報:“姑娘,前院門房說蕭大人一直未曾離府,可後院也不見人。”

“錦衣衛的那些人一向神出鬼冇,不用管。”薑雲姝冇把蕭奕的去留放在心上,隻又叮囑子苓:“叫人盯緊了裴家,我要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