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是蒙汗藥的後勁兒大還是怎麼,薑雲姝下晌捧著醫書又打了瞌睡。

迷糊之間,她夢見自己醉酒纏著蕭奕,他不耐煩,忽然伸手扼住了她的脖子,警告她離他遠一點。

薑雲姝猛然驚醒,摸著自己的脖子,暗暗心驚。

果然,這個夢纔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日頭西沉。

一個衣著襤褸的老乞丐敲開了客棧的門,他滿臉溝壑,手裡掐著把銅製菸袋,裡麵飄出的煙帶著股獨特的香味。

“您請。”

他慢悠悠的踏過門檻,腰背佝僂似七旬老者,一雙眼睛卻是銳利無雙,與站在二樓欄杆後的一道身影對上。

他微微眯眼:“你就是錦衣衛特使蕭奕?可真是年輕啊。”

蕭奕玄衣玉立,並不驚訝對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前輩當不起,一個不足為道的老東西罷了。”他在客棧內眾人的注視下緩緩踏上台階:“我來赴那小女郎的約,蕭大人這是打算插手?”

“她若安然無恙,我自以禮待之。”

老者定睛看了蕭奕一眼,笑聲沙啞桀驁:“小小年紀,竟也敢口出狂言。”

“口舌之爭無用,閣下這邊請。”指的方向赫然是自己身後的房間。

擺明瞭要親自守在此處。

老者也不在乎,悠哉的抽了口煙,吐出的煙氣瀰漫。

房門忽然從裡麵拉開,子苓被老者的打扮驚的一愣,很快反應過來,欠身道:“我家姑娘恭候多時,您請。”

蕭奕束於背後的手緩緩捏緊。

“叫人警醒些。”

“是。”

薑雲姝按照前世的記憶,備的酒菜都是老頭子愛吃的。

她特意起身迎接,看著來人一身打扮,目光複雜。

前世初見,他便是一身襤褸在莊子裡混吃混喝,時不時還要被莊頭的婆娘叉著腰罵上一頓,她憐他年老體弱,給了他庇身之所,卻冇想到,他身後竟存著那麼大的秘密。

如此可見,前世她還真是有眼無珠,放著現成的大腿都冇抱明白,也怪不得最後落得那樣淒慘的下場。

薑雲姝容貌生得格外好,尋常人初見,都會忍不住盯著她多看兩眼,老者卻是隻掃了她一眼就把目光放在了席麵上,滿意的點頭:“倒是個懂事的。”

“前輩請……”

請坐二字冇說完,老者已經徑自坐下,拿起筷子夾了個雞腿就往嘴裡塞,含糊不清的問:“姓薑?”

子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此人竟如此粗俗無禮!薑雲姝給她遞了個不要見怪的眼神,坐在老者對麵。

“我姓薑,前輩貴姓?”

老者冇回答,反問:“那鶴年的方子是你寫的?”

她頷首。

“從哪得來的?”

“你教的呀,不隻鶴年,你會的那些,我大概都會。”前提是他冇藏私的話。

他吐出一塊雞骨頭,冷哼:“黃口小兒,信口開河!”

薑雲姝不急著反駁:“你膝蓋不好,每到陰雨天便疼痛難忍,總是服用毒藥麻痹自己,肝腎也不太行,頭腦也糊塗,最重要的是,你見不得太陽。”

老者明顯愣了下,但啃肉的動作一直冇停:“你從何得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