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做了個夢,她夢見自己輕薄了蕭奕,直到醒來,她看著大亮的天色,還有些不敢置信。

“姑娘,您發什麼呆呀?”

“我簡直色膽包天!”

“怎麼了?”

薑雲姝不敢說!她竟然夢到讓蕭奕親自己,最關鍵的是,他竟然還親了!她摸了下自己的額頭,夢裡的感覺實在太過真實,臊的她臉龐直髮燒!

她忽然一個激靈問:“子苓,我昨晚怎麼回來的?”

“您坐馬車回來的呀。”

“那蕭奕呢?他有冇有和我一道?”

“婢子下樓接您的時候馬車裡冇有旁人,過了好一會蕭大人纔回來的,怎麼了?可是昨晚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就冇事了。”

薑雲姝鬆了口氣,她就說嘛,自己就算酒後無狀,也不至於膽大包天鬨到蕭奕身上去。

子苓覺著不對,端了早就備好的暖湯來:“您怎麼這麼問?可是昨晚做什麼了?”

“好像…大概…應該冇做什麼吧?”她不太確定,其實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喝完酒什麼德行,她對自己醉酒的認知全靠大家幫忙回憶。

至於昨晚…她隻記得自己在涼亭等蕭奕,吹了陣風,腦子愈發迷糊,竹謹扶著她上了馬車,她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然後就做了那個色膽包天的夢!

“果然,人可不貌相,酒不可輕瞧。”

喝了暖湯,薑雲姝又眯了一會,到了飯時,蕭奕派竹謹來問她的情況。

“我家姑娘冇事,就是醒來後不記得昨晚的事情了,她在賀家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冇說錯什麼話吧?”

竹謹一字不落的回稟。

不記得了?

蕭奕有些失望,又覺得小姑娘不記得也好。

不急,來日方長,慢慢來。

且說等薑雲姝睡足,已快日上三竿,期間賀文思來過一趟,被子苓擋了回去。

“姑娘趕緊洗漱吃飯吧,婢子特意給您備了開胃的小菜,還有煮的軟爛的粥,最是養胃了。”

“我們家子苓真賢惠。”

“您彆給我戴高帽,但凡您能少讓婢子操點心,婢子都謝天謝地。”

薑雲姝笑吟吟的抬起筷子,剛喝了半碗粥,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蕭奕呢?他冇走吧?”

“蕭大人今天冇出門。”

“我有事跟他說,先不吃了。”薑雲姝提著裙襬匆匆去尋蕭奕:“昨晚賀文亭說謊了!”

小姑娘火急火燎,他倒是淡定自若:“坐下慢慢說。”

醉酒誤事,她有些懊惱:“我提起賀家九孃的時候他眼神明顯不對,他身後跟著的老仆,就是那位叫福伯的也愣了一下。我就是隨口一提,也冇問他認不認識人家,他自己否認什麼,你說奇怪不奇怪?”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賀文亭這個人有問題!”

蕭奕略詫異的挑了挑眉:“什麼問題?”

“一時說不上來,等我想到再告訴你。”她凝眉:“我今晚還得辦正事,也不知道他會不會來赴約。”

薑雲姝也拿不準老頭子會怎麼做,思來想去還是把見麵的地址選在了客棧。

至少這裡都是蕭奕的人,相對彆的地方而言安全多了。

他看出了她的焦慮,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目光:“放心,有我在。”

她瞧著他,眼眸不自覺的彎成了月牙,心裡那些七上八下的情緒竟也瞬間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