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悄悄觀察著他們二人,越看越覺得奇怪——客氣,太客氣了。

賀文亭對賀文思說話語調很輕柔,甚至看得出有些刻意的小心。

雖說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單是她家裡的那些哥哥無論本身脾氣如何,對待幼弟時總是會比平時嚴肅幾分,端一端當兄長的架子,方便以身作則。

許是她打量的視線太過,賀文亭忽然看向她,她冇躲,落落大方的對其一笑,轉頭跟蕭奕說話。

賀文亭忽然問:“此酒名為柔斷腸,是我親手釀製,江姑娘不嚐嚐嗎?”

“多謝賀老闆好意,可惜我不善飲酒。”

“淺嘗便是,有肖老闆在,不會有什麼危險。”

冇等薑雲姝婉拒,賀文思不讚同的道:“江姑娘是個女兒家,兄長怎好勸她喝酒。”

蕭奕看著,忽然側身問她:“想喝?”

她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聞著很香的樣子。”若是賀老闆能開口給她帶回去一點就好了。

他給她倒了一杯:“少嘗一點。”

“會醉的。”關鍵是,會胡亂說話,管不住自己的嘴。

“無妨,有我在。”

薑雲姝是信任蕭奕的,也實在饞的厲害,便端起酒杯淺淺的嚐了一口。

酒很香,不辣口,但是……

她眸底一涼,在桌底輕輕碰了下蕭奕的腿。

某人的腿瞬間緊繃,麵上笑道:“想喝便喝,不必看我。”

他冇看懂她的暗示嗎?

薑雲姝心裡有點急,歪了身子靠近他,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酒品不行,會醉的。”說著又湊近他耳邊,把氣聲壓到最低:“酒有問題。”

賀文亭饒有興趣的看著二人,手裡轉著酒杯。

蘭息過耳,蕭奕輕輕扶住她的肩膀,壓住眼底異色。

“無妨。”

無妨?薑雲姝大概明白了他有應對之策,隻是這麼一來,她對這加了料的酒也冇了興趣,但是礙於蕭奕在辦正事,她怕被對方看出破綻,還是硬著頭皮喝了兩杯。

加料就加料了吧!反正也不是什麼毒藥!大不了她多睡一天!

嗯,又是為自己捨己爲人的高尚品格感動的一天。

很快,她腦袋便昏沉沉的靠在了蕭奕肩頭,賀文思也“醉”倒了。

蕭奕目光平靜的看像賀文亭。

賀文亭笑道:“看來肖老闆有備而來。”

“賀老闆盛情相邀,某卻之不恭。”他嗓音天生清寒,此刻多了份低沉。

“既如此,你我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肖老闆來齊城,為的到底是何事?”

“不急說這些,我前些日子倒是得了幾車好貨,賀老闆掌掌眼。”

蕭奕先讓竹謹扶著薑雲姝去馬車上休息,不疾不徐的拿出了兩張出關憑證:“撫遠商行,此人運送私物,走的是賀老闆的門路吧?”

賀文亭麵色猛地一變。

蕭奕不惱不怒,隻那麼平靜的看著他,漆黑的眸子便氣勢迫人:“如何?”

“你究竟是何人?”

賀文亭招手喚來侍衛,蕭奕在重重包圍之下,慢條斯理的又拿出了一物:“或許,你應該再看看這個。”

目光觸及那條青玉腰帶,賀文亭猛地抬頭,幾乎失聲道:“他在哪裡?這東西你從何得來!”

鳳眸滿意的落在賀文亭臉上,蕭奕把早就準備好的網徹底撒開。

“那就要看看賀老闆究竟能給出多少誠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