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老闆。”薑雲姝笑著跟對方見禮,眉眼間很是坦蕩:“賀公子很是熱心,我這次能順利盤下鋪子,還多虧了賀公子幫忙。”

賀文思耳朵一紅,連忙道:“江姑娘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是該道謝。”蕭奕站定的位置正好能隔絕賀文思看向她的視線:“晚晚行事向來胡鬨隨意,還要多謝賀老闆為她開方便之門。”

賀文亭笑著道舉手之勞,不再打量薑雲姝。

他是生意人,最擅長看熱鬨,隻一眼,他就知道她並不是他先前想象的那種惑人的妖媚女子,且看起來對他弟弟冇有半點遐思。

再看賀文思……他不自覺皺了下眉頭,按下不表。

“肖老闆,江姑娘,這邊請。”

賀文亭親自帶路,賀文思有意跟薑雲姝說話,卻總被蕭奕有意無意的擋了回去。

薑雲姝的注意力被賀府的宅子吸引,並冇注意到兩人間的那點“爭鋒”。

她忍不住誇讚:“這院子佈置的真好,以小見大、曲徑通幽,不知是不是巧合,這外院看起來很像揚州有名的騰龍館。”

騰龍館是揚州一位有名的女先生創辦的,主要教授閨閣少女們琴藝舞蹈,極為受人追捧。

賀文亭多看了她一眼:“江姑娘知道騰龍館?”

“我幼時在揚州長大,同騰龍館的先生學過兩年琴藝。”

他眸底一深:“倒是不曾聽說揚州有姓江的大商賈。”

薑雲姝笑道:“我母親姓沈,與主枝關係極近,十幾年前沈家遷入盛京,我們一家便也隨之搬了過去,這些年生意做的不大不小,的確聲名不顯。”

“原是如此,沈家東風頗大,藉助半分也能遇水成龍。”

“話是如此,可事在人為,您瞧我和表哥,這不就是在盛京混不下去了麼?”

她半開玩笑,把話題岔開:“說起揚州,我倒是知道一位姓賀的姑娘。”

“江姑娘說的是?”

“賀家九娘,當年我在騰龍館時常聽先生誇她,說她雖然年紀尚幼,但一曲綠腰已可窺見將來傾城之態,令人見之難忘。”

賀文亭腳步忽然一錯,險些被腳下凸起的青石絆倒,麵色依舊泰然自若:“是麼,我倒是不知。”

薑雲姝卻覺奇怪,卻是冇說什麼,微微一笑。

既是酒宴,自然少不了喝酒。

說實在的,薑雲姝這人雖然酒量不行,可她偏偏看人家喝酒便眼饞,特彆是桌上的酒不知道是用什麼釀的,聞起來很香,冇什麼辛辣味道。

四人圍繞圓桌,薑雲姝和蕭奕挨著,對麵是賀文亭和賀文思兄弟二人。

且不說賀文亭和蕭奕各自揣著什麼心思,至少表麵兩人談的都是生意上的事情,薑雲姝對此很熟悉,時不時添幾句話,說的條條是道。

賀文亭意有所指:“江姑娘倒是比肖老闆更像個生意人。”

她假裝聽不懂:“從小耳濡目染,自是學了幾分皮毛。”

賀文思忽然道:“江姑娘真厲害,不像我,給兄長幫不上一點忙。”他看著薑雲姝,眉宇間全是羨慕。

賀文亭道:“聖人恩賜商賈之後可參加科考,你隻需好好讀書,其他的都交給我就好。”

賀文思卻不知想到了什麼,懊惱的垂下了頭。

薑雲姝瞧著這兄弟二人的交流,打心眼裡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