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二狗的乞兒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臉上還掛著臟兮兮的泥印:“江姐姐!你叫我!”

“你那天拿的菸袋是誰的,這封信你就給誰,順便幫我告訴他一聲,這鋪子底下的東西是我的,我拿定了,他下的那些毒我都能解,讓他彆費心思了。”

“還有,如果他不服氣,後天晚上,讓他來信上的地址見我。”

薑雲姝對老頭子的行事風格也有點瞭解。

這人雖然陰晴不定,說不準上一刻還跟你有說有笑,下一刻就悄悄給你下了劇毒,脾氣也倔,為他好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但是有一點很穩定,那就是他受不了旁人拿話激他。

蕭奕說:“此人脾性莫測,我替你去接觸他更為穩妥。”

她拒絕了:“如果我猜測的冇錯,他是在護著地下的東西,那我來取物算是物歸原主,他就算再不講道理也不至於攔我吧?”

一劑解藥,又休息了一夜,眾人的症狀都解了。

錦衣衛這邊冇什麼,那些工匠卻是都來跟她請辭,薑雲姝知道他們肯定是害怕那些街坊嘴裡的“邪乎事”,她冇多言,隻叫人結了昨天的帳,又每人多給了五兩銀子,算作昨晚遭罪的補償。

——————

二狗把信給了臥在佛像下的老者,把薑雲姝跟他說的話學了一遍,忐忑不安的問:“爺爺,您是不是被髮現了?江姐姐會不會讓官府的人來抓咱們?”

“出息!”老者一菸袋敲在二狗頭上:“我餓了,去給我找點吃的。”

二狗嘟囔著走了,老者看著信上的內容,笑聲嘶啞:“她竟然知道鶴年的解藥方子,有趣兒,可真有趣兒!”

晌午時分,薑雲姝和蕭奕去赴賀老闆的酒宴。

賀老闆特意在門口親迎,賀文思跟在一旁等著,不停張望,終於盼來馬車停在門口,他眉眼間的欣喜不加隱藏,若非賀文亭在旁警告,他一準飛奔下去接人。

蕭奕自然也看見了少年郎的迫不及待,他麵無表情的收回目光,下馬後親人去接人。

隻看車簾輕掀,露出一隻膚如凝脂的纖細玉手,女子扶住了男子手臂,紫底飄花的翡翠鐲子輕輕垂在腕上。

單憑一隻手,賀文亭便確定了轎中的的確是位美人。

待美人露麵,賀家門口的家仆幾乎都看直了眼!

一頭墨發如緞,眉似遠山芙蓉,眸如璀璨星辰,冰肌玉骨,端是位難見的絕色美人!

美人似乎很有興趣的看向了他,眸子露出幾分恰到好處的驚訝,隨即便看向身邊男子,語調軟糯,悄聲問:“表哥,這位便是賀老闆嗎?”

蕭奕頷首,帶著她走上台階,拱手道:“賀老闆。”

“肖老闆。”賀文亭笑著回禮,給他介紹了賀文思,眸光落在薑雲姝身上:“這位便是江姑娘吧?文思跟我提起過你。”

薑雲姝與賀文思點頭示意,近距離打量著這位賀老闆。

他的樣貌和賀文思不大相似,麵容清秀到有幾分陰柔,掩不住的揚州語調,顯得他聲音很溫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