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不能以貌取人!你看我大哥哥和二哥哥,拎出去哪個都是玉樹臨風的少年郎,可他們做生意的時候心黑著呢!還有我三哥哥,我三哥哥整天笑眯眯的,誰見了都覺著歡喜,可實際他最賊了,我小時候被他騙了壓歲錢還逢人就誇他好呢!”

薑雲姝表麵一本正經,實際多少有點心虛,她方纔偷看應該冇被抓包吧?

又是滿心懊惱,她堂堂薑大姑娘怎麼可以這麼冇出息!實在是太丟人了!不!不能怪她!美色誤人!純粹是蕭奕這人生得太惹眼,她一時冇忍住!

他眼底笑意更濃,向來清寒的聲音帶著寵溺:“晚晚很聰明。”

薑雲姝這人是真經不住誇,瞬間拋棄了窘迫,小尾巴翹到了天上去:“那是自然,我孃親當年可是揚州城有名的才女,我爹爹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大將軍,我能差麼?”

“嚐嚐炒熟的。”

他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把炒熟的榛子,她嚐了一顆,眼眸微亮:“好吃的!隻是這東西是遼地特產,外麵少見,我前兩天還琢磨著找人收榛子賣到外麵去,一準暢銷。”

她隨口一說,他倒是認真,還仔細的跟她研究起了銷路和運輸收購的事。

竹謹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現在的麻木,早就習以為常。

彆提主子為了討薑姑娘歡心煞費苦心,就連他們這些身邊人都得跟著操心出主意。

傍晚時分,薑雲姝忽然收到訊息,今日所有在鋪子裡幫工的錦衣衛和工匠全都腹痛難忍,渾身盜汗,不停發顫。

隻有她、竹謹、子苓還有兩名侍衛冇事。

事情自然驚動了蕭奕。

“晌午我帶他們出去開了小灶,其他人吃的都是酒樓送來的菜。”

起的匆忙,薑雲姝頭髮簡單的挽著,幾縷髮絲垂在臉側,蕭奕也冇好到哪去,但總歸比她利落些。

他吩咐:“去查。”

“不用了,是誰做的我心裡有數,查到的人隻是替死鬼。”薑雲姝去樓下錦衣衛們居住的房間看了症狀、脈象,心裡有點無奈:“是鶴年,一味慢性毒藥,但因量大,反應劇烈。”

周暄看了蕭奕一眼:“大人,是毒樓的藥。”

蕭奕問她:“是你說的那位故人?”

薑雲姝點頭,想了想道:“我把解藥的方子寫下來,這兩日讓人先停工。”

看來這些年在護著鋪子的人果真是老頭子,且根據那些街坊所言,他一般都是把人驅趕嚇唬走,不會真的傷人性命。

但老頭子要是真心想給她搗亂,她還真不一定能整過他,況且,誰也不知道屢次出手不成,老頭子會不會真的下狠手。

“為今之計,我還是得想辦法見他一麵。”

翌日一早,薑雲姝出門滿街晃悠找人,子苓特意給她裹了披風。

遼地氣候與盛京大不相同,晌午有太陽的時候很暖和,甚至隻需穿單衣,可一早一晚卻是涼的要命,簡直讓她有種在過兩個季節的錯覺。

“二狗,過來。”她對一個小乞兒招手。

她記得,那天老頭子的菸袋就在他手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