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完全不知道自己給蕭奕惹了禍,次日早早的便帶著周暄和一眾錦衣衛氣勢昂揚的去……挖地了。

因為打著修葺房屋的口號,薑雲姝也特意請了些專業的師傅來做幌子。

“從這開挖吧。”

薑雲姝憑直覺選了個角落,叮囑大家最少挖掘三尺。

大家動工,周暄特意給她搬了椅子到陰涼地方歇息。

她忽然有點做夢的感覺,堂堂錦衣衛,竟然來給她挖地,這事真是想想都刺激……不!放在以前,她都不敢做這種夢!

甚至還有師傅跟她打聽:“東家,你這小工在哪找的?多少錢一天?這一個個的乾活可真利索!”

她感受著錦衣衛們又是隱忍又是憋屈的目光,默默吩咐子苓終於給人家的飯菜準備的好點,順便掏腰包給人家置辦了厚衣裳,又給每人添了體己銀兩,隻盼著諸位不要記恨她。

午飯剛過,有一夥地痞來找麻煩,錦衣衛什麼身手,隨隨便便就把對方打的落花流水,不一會地痞帶著官差來了,薑雲姝給人遞了好處,此事不了了之。

街坊們對著鋪子三言兩語,薑雲姝笑著踩碎了眼前的泥塊。

“開工第一天就有鬨事的,是挺有意思的。”

乞兒左手掐著吃了一半的硬饅頭,小腿噠噠的跑進廢廟:“爺爺,冇能成!”

積滿灰塵和蜘蛛網的佛像下頭,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斜倚著抽菸,他極瘦,臉上的褶子層層疊疊,聞言動了動眼皮:“冇能成,怎麼你還挺高興的?”

這聲音跟沙啞尖銳,聽著叫人很不舒服,眼神更是陰涼似蛇,仿若隨時能撲上來咬人。

乞兒似乎一點也不怕他:“江姑娘是好人!她來了齊城以後,幾乎每天都給我們買好吃的!也冇跟我們打聽過什麼!她昨天還接了我的野花呢!她還把花養在視窗,我今早經過看見了!”

老者吸菸的動作一頓:“姓薑?”

“是啊,人是從盛京來的!她長的可好看了!跟天上的仙女似的!爺爺,你就彆壞她的事情了,不然她要傷心的!還有!那些人太厲害了!刷刷兩下子就把驢二他們給打跑了!官府的人黑著臉進去,笑著臉出來!”

乞兒說的正歡,老者忽然用菸袋敲了他腦袋,沙啞的嗓子笑的怪異:“小東西還算有點用。”

乞兒問:“爺爺,您為什麼不想讓那家鋪子做生意啊?”

“受故人之托。”老者吸了口菸袋,眼神飄忽,似是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緩聲道:“我欠他一條命,得還。”

——————

“小主子,您冇料錯,那些痞子果然是受人指使,傳話的中間人是幾個小乞兒,咱們跟去的人摸到了一間破廟,忽然被一陣煙迷了眼,打頭的那個現在眼睛還看不見東西。”

薑雲姝聞言微微蹙眉,叫來侍衛問了症狀,心裡有數:“不用看大夫,找些香油抹抹就行。”

侍衛離開後,她坐在陰涼處看人挖地,一早晨的時間,大家已經把後院這塊地翻了一遍,按照現在的進度,再有兩天就能全部翻找一遍。

父親留下的東西,很快就能重見天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