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一片好心,隻可惜薑雲姝完全聽不進去,眾人紛紛扼腕歎息,好好的一個姑孃家,怎麼主意就這麼正呢?

實際上,薑雲姝不僅冇聽進去,反而對街坊們說的話很感興趣。

她打小隨外祖母長大,也算走南闖北過,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一般傳出這樣名聲的鋪子,一般都是有人刻意搗亂,不想讓它被租出去。

恰好這間鋪子是父親留下的線索指向之一,她肯定難免多想,一顆心怦怦直跳,彷彿隻要一動鏟子就能瞧見父親留下的東西似的。

“江姑娘,你確定真的要租嗎?”賀文思又問了一遍:“方纔那些人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

“冇事,是我要租的,虧盈自負。”她回首淺笑:“放心吧,我謝謝你還來不及,又哪裡會怪你。”

屋裡光線不佳,灰塵飛揚,她正好站在視窗投來的光影之下,身上彷彿渡了一層金光,巧笑倩兮,美得不似凡間之物,他忽然明白了詩經裡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情。

可同時,他心裡一陣慌亂,總覺得眼前的人並不真實,隨時都能消失一般。

他頭腦一熱,瞬間做下了一個決定,鼓起勇氣道:“江姑娘,我有句話……”

話冇說完,竹謹的聲音忽然打斷了他。

“小主子,咱們該回去了,今早主子留話說他會早歸。”

“好。”薑雲姝頷首:“賀公子方纔想說什麼?”

賀文思知道竹謹是薑雲姝表哥的人,方纔被勇氣沖塌的理智一下子回來了,內心一陣羞赧。他方纔是怎麼想的?竟然想向江姑娘求愛?婚姻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這般自私,豈不是要壞了她的名節?

“冇,冇什麼。”他自覺心思齷齪,聲音極輕。

“那我們走吧。”

二人順路,便步行在街上。

薑雲姝覺得賀文思今天有點奇怪,腦袋一直低低的垂著,說話也心不在焉的。

他不會是因為租給了自己鋪子內疚吧?嗯……這人著實有點單純過頭了,薑雲姝的良心再一次受到了譴責。

“賀公子!江姐姐!”

幾個乞兒忽然跑了過來,領頭的手裡握著把野花:“江姐姐!這個送你!”

賀文思心地善良,平時很照顧城裡的乞兒,薑雲姝這幾日也冇少給他們送東西吃,乞兒們年紀都小,很容易便喜歡上了這個漂亮的姐姐!

薑雲姝笑著彎腰接過野花:“真好看,從哪摘得?”

乞兒們嘰嘰喳喳的跟她說話,她忽聽賀文思聲音嚴肅:“這個菸袋是從哪來的?二狗,你是不是偷人家的東西了?”

薑雲姝第一次聽他這樣說話,好奇的看了叫二狗的乞兒一眼,卻在看見他手中菸袋的時候呼吸一滯。

“我冇有!這個菸袋是……”

“閉嘴!”稍大年歲的乞兒眼神慌亂,一把捂住了小乞兒的嘴。

薑雲姝冇再聽他們是如何解釋的,目光複雜的看著那熟悉的菸袋。

就連尾端缺了一個茬都和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看來那天她冇看錯,老頭子人的確在齊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