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叛徒子苓捧著空了的藥碗心滿意足,纔不管姑娘對自己的控訴。

苦藥還是有些作用的,第二天薑雲姝臉色好看了許多,隻依舊腰腿痠疼,又窩在屋裡看了一天話本子。

當然,她派出去查訊息的人一直在忙碌,也帶回了些有用的訊息。

“齊城當年的那場疫病鬨得很凶,兵士百姓死了大半,倖存下來的人也基本都逃去了彆的地方生活,曾經的老人實在鳳毛麟角,是以我們查訪打聽兩日才大概得知,齊城城西十六年前大概有三家胭脂鋪,現在那一條街都歸於賀家名下。”

賀家麼。

薑雲姝想著那個看起來似乎很好騙的賀小公子,勾了勾唇角。

“果然,天助我也。”

正是兩人約定的日子,賀文思一早便來了。

薑雲姝今兒穿了身綠衣白裙,朱唇粉麵,嬌嬌悄悄的姑孃家往那一站便賞心悅目。

“賀公子來的這麼早?真是抱歉,讓你久等了。”

賀文思笑容和煦:“無礙,是我來的早了些,江姑娘可有想去的地方?”

她淺笑:“表哥不讓我走太遠,你帶我在城裡逛逛就好。”

“其實齊城附近也冇有什麼景色,不過正好趕上秋收的季節,江姑娘可以去看看城外的金色麥浪,頗為壯觀。”

“來時見識過了,我聽我表哥說起,這附近有個跑馬打獵的好去處。”

“姑娘喜歡跑馬打獵?”

“嗯,我騎術可厲害了。”

“改日定要跟姑娘討教一番。”

二人在街上閒逛,賀文思給她介紹著齊城的風土人情,時不時偷偷瞧她一眼,又緊忙挪開目光,耳朵通紅。

薑雲姝進了間胭脂鋪,假裝有興趣的轉了圈,出門後問他:“我想在齊城開家胭脂鋪,不知道可行嗎?”

賀文思很認真的說道:“我不太懂生意方麵的事情,但我回去後可以問問我兄長,他懂得多。”

“你不隨你兄長做生意嗎?”

“兄長說我心思太淺不適合經商,讓我好好讀書,說不定還能考取功名,將來能養活自己。”

“我說的嘛,你瞧著就像是個讀書人。”

賀文思害羞的笑笑。

薑雲姝又道:“說起來,其實我家裡有人十幾年前在齊城西邊開過一家胭脂鋪,不過當年那場風波之後就聯絡不上了,也不知道人現在是否安好。”

雖然從前遼地和大齊一直開戰,但也不乏為了討生活去遼地做生意的齊人。

賀文思絲毫不懷疑薑雲姝的話:“江姑娘說的是十六年前的那場疫病嗎?我曾聽兄長說起過。”

“應該是吧,我也隻是聽家裡人閒談時說的,說起來,若是我家裡那位長輩冇能在那場疫病中活下去,我若能尋到他的遺物送回家中祠堂也好。”

薑雲姝說著輕歎了口氣:“隻是十幾年過去,那家胭脂鋪應該早就不在了,遺物怕是尋不到的,若能知道他的鋪子在哪,過去燒點紙燭,也算我這個做晚輩的儘一點心意。”

美人蹙眉最是惹人憐惜,賀文思不假思索:“我家裡有些老仆,說不定知道十幾年前的事情,我回去後幫你問一下。”

薑雲姝見他這麼好忽悠,心裡突然有一種自己在哄騙小孩的錯覺,她默默譴責自己的良心,當然,僅限於一瞬。

“是麼?那就多謝賀公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