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一拍大腿:“嫁人!必須得嫁人!等回盛京我就幫你相看!”

子苓臊的臉通紅:“姑娘真是越說越冇譜了!婢子不理您了!”

她笑得眉眼彎彎,還不忘出門抓了竹謹這個壯丁去陪子苓看戲。

“婢子不去,婢子還得伺候您呢。”

“看你的戲去,我今天哪都不去,就在客棧裡呆著。”

攆走子苓,薑雲姝當真開始琢磨起了給她相看人家這事,正想的認真,忽然聽到一道詫異的聲音:“江姑娘?”

略微有點熟悉。

她循著聲音看去,看見賀文思正好經過窗下,此時正一臉驚喜的看著自己。

他今年穿了身青色衣衫,書生氣更重了。

“賀公子?”她人在二樓,朝對方擺擺手,笑道:“好巧。”

賀文思一看見她的笑便紅了耳朵,不好意思盯著她看,手拘謹的捏著袖角:“這家客棧是我兄長開的,我順路來幫他收賬……是這樣的,上次見麵,肖公子對我似乎有些誤會。”

“冇有,我表哥他就是那樣的性子,不苟言笑慣了,不是刻意針對你。”

“那就好,江姑娘初來齊城,若是不嫌棄,我可以給你當嚮導。”

少年鼓著勇氣看她,目光真摯誠懇。

薑雲姝剛想拒絕,轉念一想自己要找的那胭脂鋪,頷首笑道:“好呀,隻是我今日不太方便,咱們約在後日吧,賀公子方便嗎?”

“方便。”

賀文思忙不迭應下,生怕她反悔似的。

待人離開,薑雲姝關了窗,踹了繡鞋上床,隨手拎了話本子看。

下晌下了雨,天氣一下子就涼了不少。

直到子苓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尋了湯婆子,淨手給她揉腿。

“戲好看嗎?”

“挺有意思的,婢子還看見雜耍的了!”

薑雲姝眼睛一亮,忙道等身子舒服了,讓她帶自己也去瞧瞧。

遼地的天黑的很早,酉時末子苓點了油燈,端了水盆想去打水伺候姑娘淨手用飯,剛到門口就聽見外頭傳來隱約的說話聲。

“她今日玩的可還開心?”

話是蕭大人問的。

下人回:“薑姑娘好像身子不舒服,一整天都冇出去。”

緊接著腳步聲近了,房門被敲響。

“姑娘,是蕭大人。”

薑雲姝從床上爬起來,抱著湯婆子縮在了圈椅上,小臉懨懨的:“開門吧。”

蕭奕剛從外頭回來,身上帶著點涼氣。

“昨日見你喜歡吃這個,又買了些。”他把一小竹筐榛子放在桌上,她小聲道了謝,嘟囔著抱怨:“難怪都說遼地苦寒,盛京這個節氣還在穿紗衣的,方纔我在窗邊坐了一會,冷得我指尖都是涼的。”

遼地氣候雖冷,但遠不至於如此。

他看著她毫無血色的小臉,眉心一擰。

“身子哪裡不舒服?怎麼不找大夫來看?”

“冇事,老毛病了。看過了很多大夫,都說是胎裡帶的寒氣,治不好的。”

“冇有慣用的藥?”

“有,不想喝,太苦了。”

聞言,他問子苓:“知道方子嗎?去熬一碗藥來。”

“婢子知道,這就去。”

薑雲姝連忙阻止,可這丫頭竟然不聽她的話!老老實實熬藥去了!

她不高興了,她有小情緒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