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比平時反應更加冷淡,勉強頷首示意。

“不好意思啊,我表哥他這人性子就這樣。”

“無礙,不知江姑娘在何處落腳?”

薑雲姝轉頭詢問蕭奕,他冷聲道:“不便告知,我與舍妹還有事要辦,賀公子請便。”

這逐客令下的簡直不能再直接。

“是在下唐突,江姑娘,再會。”賀文思臉上始終帶著笑容,走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

蕭奕眉頭一皺,忽聽小姑娘道:“你身上有碎銀子嗎?給我點,我的都花光了。”

他解下錢袋遞給她,她從裡頭挑了點碎銀子和銅板分給乞兒:“你們拿著吧。”

“謝謝姐姐。”

說完又齊齊看向蕭奕,各個拘謹的縮了縮脖子,小聲道:“謝謝叔叔。”

某人的臉一下子就黑了,小姑娘卻是“噗嗤”笑出了聲。

蕭奕將人帶走,半晌,深吸了一口氣:“膽子不小,初來乍到就敢隨便跟人交談。”

她湊近了些,壓低聲音:“他姓賀呀,有可能就是那個什麼商行的人,否則我纔不搭理陌生人。”

“他一身書生氣,不像生意人,應隻是賀家公子,幫不到你我。”

她察覺到了不對勁:“你生氣了?誰氣你了?”

蕭奕唇角抽動,他當然不會說方纔竹謹看見薑雲姝的時候,下意識脫口而出:“小主子身邊站著的那位公子瞧著跟她年歲相當。”

年歲相當。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蕭奕自己都覺著可笑,他竟然會在乎竹謹口中那“年歲相當”。

偏巧,那些乞兒還喚他“叔叔”,兩句話跟刺似的紮在他心上,不爽的很。

他忽然開口:“你也覺得我年紀大?”

小姑娘十七,他已二十有五,足足大了她八歲。

二八一十六,這麼一算,他果真大她許多。

“嗯?冇有呀。”她隨口應了聲,隨即發現什麼新鮮事似的,看著他笑道:“不會吧?你該真不會在乎那些小孩的話吧?”

堂堂錦衣衛特使,心靈這麼脆弱的嗎?他又不是女子,也在乎這個?

她哄大哥哥哄慣了,好聽的話張嘴就來:“彆聽小孩子胡說八道,你才二十多歲,哪裡年紀就大了?你這叫正值壯年,那些十幾歲的毛頭小子哪裡比得上你呀?”

蕭奕身上豎起來的刺三倆下就被薑雲姝給捋順了,情緒的變化快到他自己都覺著驚訝。

他指著街邊小攤問她:“吃不吃那個?”

“那是什麼?”她瞧著稀奇,連連點頭:“要嚐嚐看的!”

剝開綠色的外皮,裡麪包裹著圓圓的殼,果實顏色泛黃。

婦人剝開給她看:“這個叫榛子,山上采的,新鮮的不用炒,砸開外殼就能吃。”

子苓付了錢,竹謹拎了半筐榛子,薑雲姝一邊走一邊扒榛子皮,玩的不亦樂乎。

蕭奕在旁邊陪著,默默的接著她遞過來的皮,直叫身後的護衛瞠目結舌。

回到歇腳的客棧,薑雲姝一邊拿錘子敲榛子,一邊跟他分享情報:“我方纔出去這一趟可不白走,我發現這齊城很不對勁。”

“這裡的乞兒年歲都很小,最大的不過七八歲,我還聽一位大娘說齊城周圍常有流匪出冇,但他們和其他匪徒不一樣,隻擄年輕人和金銀,很少要女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