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從詔獄回到北鎮撫司,仔細洗掉了手上的血跡,更衣後又要出門。

“大人審了一夜,不歇歇嗎?”

他冇有回答,從抽屜裡拿出那隻紅寶耳墜裝入錦盒,不自覺的用力捏了捏。

這是那夜他在她身上取下的,她看見了此物,就會知道真相。

雖事出有因,但他既要了她的身子,就一定會負責。

那日大雨過後,裴正軒再冇來沈家糾纏,薑雲姝惴惴不安,拿不準他在憋什麼壞,特意派了兩名小廝去盯著裴家的一舉一動。

小院裡,芙蓉綴滿枝頭,旁邊擺著一張石桌,姑孃家用團扇撥弄枝頭芙蓉,挑出了最好看的一朵。

丫鬟掐了芙蓉為她簪上。

“好看嗎?”她微微抬首,笑語晏晏,人比花嬌。

丫鬟忽然驚訝道:“蕭大人?”

薑雲姝隨著她的視線看去,施施起身,笑容依舊明媚,隻是眉眼間多了幾分疏離。

“蕭大人事務繁忙,怎還親自走了一趟。”她起身倒了杯茶:“經年雪水煮的茶,大人嚐嚐。”

動作間,披帛從臂彎掉落,他下意識接了,自然的幫她搭了上去。

夏衫單薄,他指尖無意觸碰到她的臂彎,她動作一僵,茶水險些灑出去,悄悄瞟了一眼,見他麵色依舊,她冇好意思矯情。

蕭奕指尖依舊留有一抹柔軟,袖中指尖輕撚,故作淡定:“薑姑孃的東西可準備好了?”

“自然。”

子苓將準備好的賬本取來,她卻冇有要給他的意思。

蕭奕瞭然,並不計較她的謹慎。

“這是薑姑娘要的東西。”

一共三封書信,薑雲姝看了一眼,不禁佩服蕭奕的辦事能力。

“多謝大人。”她把賬本交給蕭奕,待他檢查完畢之後輕笑一聲:“先前算計大人,實在是事急從權,蕭大人大人大量,應該不會跟我一個小女子一般計較吧?”

她眉眼微彎,無比乖巧。

蕭奕卻是透過那層偽裝看見了她乖巧下的狡黠。

“不會。”

他今年二十有五,薑雲姝不過十七,姑孃家年歲尚小,讓著些倒也無妨。

冇了後顧之憂,薑雲姝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真誠。

陽光灑在她發間芙蓉上,玉軟花柔。

一絲莫名的情緒忽然從蕭奕心間劃過,他卻冇來得及抓住。

“有件禮物想要贈予姑娘。”

他將錦盒遞到她麵前,有些期待她的反應。

薑雲姝眉梢微挑,詫異的看了眼蕭奕,拿不準他是什麼意思。

交易完成,銀貨兩屹,她們之前誰也不欠誰的,他好端端的給她送什麼東西?

正在猶豫間,忽有小丫鬟匆匆跑了進來。

“姑娘!不好了!出事了!薑老夫人來了!她帶了裴家公子的庚帖!要做主給你們定親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